比邻泥土香

慢慢静待花开的一天

行动者
慢慢静待花开的一天

——  故事种子的生活探索

文  ▏ 叶宝娃[1]
插画  ▏ 全海燕

  原本的我:80後,已过三十的我是那种艰苦学习都无法太优秀的人,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高考填志愿,因为老师的一句玩笑说“以後做什麽都不要做老师,做老师实在太累了”,我放弃了师范专业,选择了刚好没有美术教育的学校。然而,大学四年却为一个教师证而奋斗——或许是我一直想要活成爸爸所期待的样子,为做一名优秀的教师作准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忘记了自己还有成为设计师的可能。毕业後回到家乡,为考教师证继续奋斗了七年,期间做过一些别人觉得不太稳定的职业。结果并不完美,我没能考上,直到超龄。敏感的我内心免不了留下深深的遗憾,每个人都有追求的目标,而我失败了。

  2012年,我家宝宝出生,我借着带娃的名义,待业在家,从而有机会从广州转回增城。後来重返职场,我成为了一名社会工作者,在广州市增城区乐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区部供职,服务於社区亲子家庭,有机会知道三粒豆[2],从而参加三粒豆的工作坊,认识一群给予我正能量的小伙伴。

  故事种子的培训,让我知道了小故事的大可能,通过多元方式体验讲故事,里面包含的各种故事手法丶设计教案丶社区实践等内容。导师和我们分享活动手法,探讨丶整合各自的经验和思考,共同成长,一起行动,为生活带来改变。

  2014年,我家宝宝两岁多,我们觉得要开始阅读了。当时我买了点书,但真的不知道如何开始,他那麽小,真的能听懂吗?我读了真的会有用吗?有幸,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参加了三粒豆的故事种子课程。最深刻的是开场游戏,周娅和甘宁让我们站地图,地理不太好的我也能分辨出大概的方向,大家很快相熟起来,用着自己的家乡话问候,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讲故事方式。听甘宁说起她年纪小小就要全托在幼儿园的经历,当中道出了孩子可能有的各种情绪。我们的内心都被震撼了,我回家立马和先生商量,就算工作的机会少点,收入再少点,我们夫妻俩至少有一个人要长期留在孩子身边,虽然我们只是市区和郊区的距离。而阅读,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我们家宝宝算是运动型的孩子,每天要在公园玩几个小时,很难停下来。但阅读时间一到,就会抱好书乖乖地等你,从头到尾都能安安静静地听。有人说等他大点就要自主阅读了,但周娅说这也是难得的亲子时光。所以现在四岁多他还一点都不肯自己看图,我也不纠结於他能否安静地独立阅读了,能这样抱着他好好讲故事的时光不会太多,珍惜当下才最重要。

  最近我们一直重复在讲《故事知道怎麽办2》[3]里面的“小猪与猎狗”的故事,他说他想听妈妈的书的故事——他把全文字的书都称为“妈妈的书”,而只有读这些书的时候妈妈才可以用普通话讲,平时都只能讲客家话。就算听故事的时候不停在床上打滚,他都能把妈妈讲的每一句话记下来。有一次妈妈想偷懒不看书就讲,只是讲大概意思,都被一一揪出来,然後等爸爸回来的时候就会教爸爸讲。有次我们一家出门在路上,一路唱着“一天,第一只小猪离开家,路上遇到一个男人……”内心由然升起暖暖的幸福感。

  2014年,故事种子开始了食物探索。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议题,参加这次课程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这是历时一年多的课程,地点设在广州市区,需要利用周末的时间——对於我们这些周末家庭来说,周末是异常宝贵的。因为好奇,还有好搭档水草姑娘,我坚持了下来——在这里不得不提及我在家综的同事水草姑娘,她毕业於中山大学,对於生活有自己的追求,一直推崇简朴生活,喜欢大自然。我是从她那里知道了手工肥皂,无漂白的原色纸,以及可水洗的卫生巾等产品,後来一些行动性的改变也都得益於她,所以不得不提水草姑娘。

  在一年多的课程里,我们学习了认识你认识我丶食物与自然丶食物与文化丶食物与经济(城市版)丶剩食丶食物与经济(乡村版)丶食物与自我认同等内容。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我经历过各种农忙,知道农民辛苦耕作最後或许会颗粒无收,也知道很多食物的来源。因为越来越方便的购物方式,现在的农村小孩也不用再下地,愿意下地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

  食物探索计划结束後,作为农村姑娘的我重新联结土地,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租了一块地。离开农村十几年後躬亲种地,更能体会耕种者的不易。外界的干扰,红火蚁的入侵,让我们起初不敢带孩子去地里。每次到菜地都被蚊子围攻,被红火蚁咬得又痒又痛,真不好受。种下的南瓜和冬瓜将要挂果了,却因为公园打除草剂而干掉;种下的苦瓜因为虫害从来都不会长大;茄子被偷了几棵,最後只收获了一次。

  当然,沮丧之外也有惊喜:我家婆婆种的豆角吃不完做成了酸豆角,播下的苋菜采摘过很多次,带着孩子到公园远足,一起拔菜是件很舒心的事情。纵然有很多困难,但我们总算走过来了,现在的菜园欣欣向荣,而这一切还多亏了我家婆婆的辛劳。所以,这菜地也联结了我和婆婆的亲密关系,我们一起收集厨余堆肥,家里的酵素也终於有地消化了。因为耕种,我也越感和先生亲近了。我说要回村到家里的荒地上种黄姜,他很支持。要知道我们居住的县城到村公交车站还要一个多小时,而且旧房子已经无法住人,每次回去,我们都得先到我的娘家,把孩子放下,再开半小时摩托车到菜地。我割草,他锄地,两人都大汗淋漓,因为太久没做农活,双手都很笨,常常会受伤,也因为很忙,每次回去草已经盖过姜苗。别人会想,这是白费功夫吧,但我们两个谁都没有说谁,每一次都满怀欣喜投入其中,享受其过程,而没把结果想得太重。感谢有他,愿陪我下地的人。今年年底我们将会在村里有自己的新家,以後的耕种会更加方便。

  我爱好做手工,大学时学的钩针,到现在利用各种自然物创作。因为做社工的缘故,就算离职後也坚持到社区做义工,每个假期在社区举办一些活动。我们会收集一些快递纸皮,制作画框,到公园里寻找木头棍子,和麻布结合制作装饰画。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孩子们感受不一样的生活,体验美好就在我们身边。

  还有我们的实践小组,记录每天产生的垃圾,想尽办法减少排放,旧物利用。一个家庭最大的垃圾排放算是厨余了,所以我的菜地给我解决了大问题。作为女人,每个月的例假也有大量的垃圾产生,在小组成员的真诚分享後,我尝试使用可水洗卫生巾,这也是从水草姑娘那儿听来的。我从无法接受到尝试攻破心理障碍,到现在已经习惯,体会垃圾桶减负的快感,内心无比欣慰。而旧物利用则更多呈现在我的美术课堂里,运用材料,赋予旧物二次生命。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要传递的不仅仅是技巧技术,更是对於生活的态度。一切的艺术形式都来源於生活,我要学会了生活才能更好地感悟人生,而生活总离不开柴米油盐,还有大自然中的各种关系,所以,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物之间的关系,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是我的必修课。

  人生百态,对於更多的追求,我的内心安然淡定。其实我有认真和先生沟通过内心的感受:参加三粒豆之前,我的内心是浮躁的,有太多的欲望想要满足,心中常有不甘,对先生也有所要求。但现在的我,被小伙伴们对於自我的追求所感染。对於一切回归到本真的我们,扎根於土地,从容淡定地过好每一天;对於我的手工课程,美术课程,以及生活,我总相信这一切都源於我们的日常,所以不会一味地求速度,求效率,而是慢慢静待花开的一天。就像这段时间在玩的蓝染一样,从生缸开始,你要照顾好每一样原料,每天给予悉心的看护,慢慢等待它的生成,为那一道纯洁的蓝。

  最後还想感谢我的先生,从一无所有的大学时代,到成家立业的当下,他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的所有任性。还要感谢我们的爷爷奶奶,留下村屋和田地,让我们的梦想有机会扎根。

  2011年,作为母亲的我和同伴们一起组建了“三粒豆亲子工作室”,寄希望於通过社区的亲子活动,传递绿色生活的理念,也让社区家庭之间产生更多连接,从而营造一个更友善和稳固的社区。最初的尝试——亲子故事会,受到了很好的评价,邀请纷至沓来应接不暇。2012年我们开展了第一个公益项目“故事种子计划”——与其我们自己去各个社区讲故事,不如为每个公益机构和社区培养出自己的故事人。

  故事种子的学员都是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或者志愿者,主要工作是开展社区亲子家庭服务。经过长达五个月的讲故事技巧丶戏剧丶游戏活动丶绘本研读工作坊丶故事会手工工作坊和课程设计工作坊等培训和实践——我们借用“服务学习”的理念,让这些故事种子带着开展故事活动的各种技能回到工作岗位实践。这段时期的经历很快让我们看到通过协作者培训增能的效果。在不同的社区,包括城市社区丶流动人口社区丶乡村社区和重症患儿医院等,短时期内经过培训的故事种子纷纷开展出各式各样的亲子活动,切实支持了这些活跃在广州热衷於以讲故事方式服务社区家庭的群体。

  宝娃是在我们第三期故事种子计划时加入三粒豆的,在参加了系列工作坊後的那年暑假,宝娃和小组成员以团队合作的方式分别在悦享绘本馆丶增城图书馆和社区中心开展亲子故事会。因为宝娃是美术专业出身,所以能结合《点点点》丶《小黄与小蓝》这样的绘本,将故事情节与绘画丶手工结合起来,鼓励父母支持孩子发挥想像力进行创作,孩子也能感受到参与的快乐。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孩子玩得高兴,宝娃也从家长的反馈中看到家长的改变——开始时家长以为只是旁观就行,到最後却主动加入进来,营造出亲子共读的氛围。绘本故事加美术创作这样的服务尝试如此得心应手,宝娃回到社区後,就知道如何将爱好与工作结合在一起。

  那一年的故事种子结束之後,宝娃果然没有停下脚步,她与同是三粒豆故事种子的同事水草一起倒腾了系列“食物故事会”,讲《石头汤》的故事,去看稻谷的丰收,还像模像样地跟着“14只老鼠”学习捣年糕。每一期活动有故事更有美食,成为社区里最受居民欢迎的活动。宝娃还意识到,讲绘本故事常常会注重画面而忽略故事本身的意义,在设计课程活动的时候就会有局限。宝娃和其他的故事种子给了我们及时的提醒。

  随後我们开始对这三年来的故事种子计划进行梳理。总的来说,以多元艺术手法开展的“讲故事”活动,本身就是一种从知识丶情感丶行动出发的公众教育和社会倡导的方式,我们通过故事本身和活动手法来传递尊重丶平等丶多元丶文化传承等理念。但同时我们会发现,虽然活动手法日益丰富,但故事种子对故事中的议题和活动目的的思考仍有欠缺,这和培育体系“重手法丶轻议题”有关。相比较来说,掌握一种服务手法或技巧比掌握一个议题简单快捷得多,一个议题的理解和积累需要更长时间的探索丶实践才能有自己的心得。所以我们决定,在分享技巧丶手法之後,和故事种子开始进行议题的协作与深入,期望故事种子把这样的思考带到社区活动中去。

  在我们所畅想的“可持续生活图景”中,每个人能看到自己的价值,每个人与他的家庭和社区有紧密的连接,珍视自己的传统与文化,教育多元而公平,人们生活在蓝天白云下与自然融为一体,能源再生与物资循环成为生活习惯,一日三餐不仅来自当地当季的食材,更是一家人共同烹饪丶围坐分享的美好时刻。生活本就是个大话题,对於三粒豆来说,基於我们对食物问题的关注和探索,食物是我们倡导城市可持续生活的起点与焦点,通过食物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本就是一种行动。

  在我们看来,一日三餐中的食物,从生产丶制作丶烹饪,到厨余处理及饭後碗筷清洗,都是人类日常生活中最容易与自然产生互动的环节,从田野到餐桌实在大有文章可做。我们希望从一个家庭必须面对的“食物”开始,引发更多的人参与讨论和思考,进而开始行动,探索和实践 城市中的可持续生活,进而影响身边更多的人。於是有了“食物探索计划”,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进阶版故事种子计划”,当然,或者理解成这群人希望可以继续在一起好好生活的行动计划。

  为此,我们为食物探索计划的学员设计了长达一年多的食物课程,通过课程,我们具体深入到食物议题中,探讨可持续的食物究竟该从何而来,一日三餐又与我们身处的环境丶社区丶自然有何关系。相应地,为了让学员有更多对个人和生活的觉察,我们还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坊与体验营,包括正念午餐,发现食物真正的味道和自己的需求;简朴生活体验营,体验每一个生活选择与大自然的联系;一同去泰国的传统社区与生态社区游学,看到自力生活的可能,与传统文化中的生活智慧;体验情意自然,尝试和大自然重新建立情感连接。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在一点一滴的探索与实践中,开始更有意识和觉知的生活。

  如果说上面的活动主要还是我们作为推动者在促使大家生发些什麽的话,课程之外学员各种不定期的主题小组聚会活动,则是自发在探寻一些常被我们忽视的生活细节与美。宝娃家在增城,两排平房构成典型的农家小院,夜晚还能看见满天星光。夏天的时候宝娃带着食物探索计划的学员一块儿上她家动手制作广东最地道的小吃——凉粉。不做不知道,大街小巷几块钱就有的一碗凉粉做起来工序和心思一点儿也不少。种植的凉粉草要晒干焗黑,经过三个小时的熬制後还需要再筛渣滤汁,加入粘米粉浆边煮边搅拌,最後置凉成型。不仅是宝娃和学员,连宝娃的婆婆丶丈夫丶老弟都加入了进来,分工合作。宝娃说:“於我而言,制作不是重点,吃也不是重点,亲情丶人情才是最感动我内心的,那种暖暖的感觉。”读着宝娃娓娓道来这一年多重新过上与泥土更加亲近的生活,当中所带来的自己与家人关系的改变,分明又能看见那份细腻与柔软,开朗与坚定。

伙伴手记

文  ▏ 周娅[4]

        2011年,作为母亲的我和同伴们一起组建了“三粒豆亲子工作室”,寄希望於通过社区的亲子活动,传递绿色生活的理念,也让社区家庭之间产生更多连接,从而营造一个更友善和稳固的社区。最初的尝试——亲子故事会,受到了很好的评价,邀请纷至沓来应接不暇。2012年我们开展了第一个公益项目“故事种子计划”——与其我们自己去各个社区讲故事,不如为每个公益机构和社区培养出自己的故事人。

  故事种子的学员都是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或者志愿者,主要工作是开展社区亲子家庭服务。经过长达五个月的讲故事技巧丶戏剧丶游戏活动丶绘本研读工作坊丶故事会手工工作坊和课程设计工作坊等培训和实践——我们借用“服务学习”的理念,让这些故事种子带着开展故事活动的各种技能回到工作岗位实践。这段时期的经历很快让我们看到通过协作者培训增能的效果。在不同的社区,包括城市社区丶流动人口社区丶乡村社区和重症患儿医院等,短时期内经过培训的故事种子纷纷开展出各式各样的亲子活动,切实支持了这些活跃在广州热衷於以讲故事方式服务社区家庭的群体。

  宝娃是在我们第三期故事种子计划时加入三粒豆的,在参加了系列工作坊後的那年暑假,宝娃和小组成员以团队合作的方式分别在悦享绘本馆丶增城图书馆和社区中心开展亲子故事会。因为宝娃是美术专业出身,所以能结合《点点点》丶《小黄与小蓝》这样的绘本,将故事情节与绘画丶手工结合起来,鼓励父母支持孩子发挥想像力进行创作,孩子也能感受到参与的快乐。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孩子玩得高兴,宝娃也从家长的反馈中看到家长的改变——开始时家长以为只是旁观就行,到最後却主动加入进来,营造出亲子共读的氛围。绘本故事加美术创作这样的服务尝试如此得心应手,宝娃回到社区後,就知道如何将爱好与工作结合在一起。

  那一年的故事种子结束之後,宝娃果然没有停下脚步,她与同是三粒豆故事种子的同事水草一起倒腾了系列“食物故事会”,讲《石头汤》的故事,去看稻谷的丰收,还像模像样地跟着“14只老鼠”学习捣年糕。每一期活动有故事更有美食,成为社区里最受居民欢迎的活动。宝娃还意识到,讲绘本故事常常会注重画面而忽略故事本身的意义,在设计课程活动的时候就会有局限。宝娃和其他的故事种子给了我们及时的提醒。

  随後我们开始对这三年来的故事种子计划进行梳理。总的来说,以多元艺术手法开展的“讲故事”活动,本身就是一种从知识丶情感丶行动出发的公众教育和社会倡导的方式,我们通过故事本身和活动手法来传递尊重丶平等丶多元丶文化传承等理念。但同时我们会发现,虽然活动手法日益丰富,但故事种子对故事中的议题和活动目的的思考仍有欠缺,这和培育体系“重手法丶轻议题”有关。相比较来说,掌握一种服务手法或技巧比掌握一个议题简单快捷得多,一个议题的理解和积累需要更长时间的探索丶实践才能有自己的心得。所以我们决定,在分享技巧丶手法之後,和故事种子开始进行议题的协作与深入,期望故事种子把这样的思考带到社区活动中去。

  在我们所畅想的“可持续生活图景”中,每个人能看到自己的价值,每个人与他的家庭和社区有紧密的连接,珍视自己的传统与文化,教育多元而公平,人们生活在蓝天白云下与自然融为一体,能源再生与物资循环成为生活习惯,一日三餐不仅来自当地当季的食材,更是一家人共同烹饪丶围坐分享的美好时刻。生活本就是个大话题,对於三粒豆来说,基於我们对食物问题的关注和探索,食物是我们倡导城市可持续生活的起点与焦点,通过食物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本就是一种行动。

  在我们看来,一日三餐中的食物,从生产丶制作丶烹饪,到厨余处理及饭後碗筷清洗,都是人类日常生活中最容易与自然产生互动的环节,从田野到餐桌实在大有文章可做。我们希望从一个家庭必须面对的“食物”开始,引发更多的人参与讨论和思考,进而开始行动,探索和实践 城市中的可持续生活,进而影响身边更多的人。於是有了“食物探索计划”,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进阶版故事种子计划”,当然,或者理解成这群人希望可以继续在一起好好生活的行动计划。

  为此,我们为食物探索计划的学员设计了长达一年多的食物课程,通过课程,我们具体深入到食物议题中,探讨可持续的食物究竟该从何而来,一日三餐又与我们身处的环境丶社区丶自然有何关系。相应地,为了让学员有更多对个人和生活的觉察,我们还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坊与体验营,包括正念午餐,发现食物真正的味道和自己的需求;简朴生活体验营,体验每一个生活选择与大自然的联系;一同去泰国的传统社区与生态社区游学,看到自力生活的可能,与传统文化中的生活智慧;体验情意自然,尝试和大自然重新建立情感连接。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在一点一滴的探索与实践中,开始更有意识和觉知的生活。

  如果说上面的活动主要还是我们作为推动者在促使大家生发些什麽的话,课程之外学员各种不定期的主题小组聚会活动,则是自发在探寻一些常被我们忽视的生活细节与美。宝娃家在增城,两排平房构成典型的农家小院,夜晚还能看见满天星光。夏天的时候宝娃带着食物探索计划的学员一块儿上她家动手制作广东最地道的小吃——凉粉。不做不知道,大街小巷几块钱就有的一碗凉粉做起来工序和心思一点儿也不少。种植的凉粉草要晒干焗黑,经过三个小时的熬制後还需要再筛渣滤汁,加入粘米粉浆边煮边搅拌,最後置凉成型。不仅是宝娃和学员,连宝娃的婆婆丶丈夫丶老弟都加入了进来,分工合作。宝娃说:“於我而言,制作不是重点,吃也不是重点,亲情丶人情才是最感动我内心的,那种暖暖的感觉。”读着宝娃娓娓道来这一年多重新过上与泥土更加亲近的生活,当中所带来的自己与家人关系的改变,分明又能看见那份细腻与柔软,开朗与坚定。

 


  1. 作者是80後四岁孩子的妈妈,自由职业者,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毕业,做过少儿美术老师丶儿童动漫设计师丶社会工作者。现在专注於儿童绘本阅读和少儿美术,平时就是上课带娃下地做手工。
  2. 三粒豆亲子工作室,城市家庭可持续生活倡导者。关注亲子教育,运用即兴故事丶绘本丶游戏丶戏剧丶游学等方式,开展故事会丶家庭绿色生活体验并推动社区公益生活,努力营造一个孩子可以快乐丶健康丶有质量地成长的小环境(家)和大环境(社区),致力於可持续生活的探索。近两年来,三粒豆定期在图书馆丶医院开展故事会,并开启了针对社工丶义工和志愿者的“故事种子计划”,面向家庭的“为食家庭”食物探索活动,及面向相关机构及个人的“食物中的可持续生活探索计划”。
  3. 《故事知道怎麽办2——给孩子的101个治疗故事》,苏珊·佩罗着,琳恩·泰勒绘,春华丶淑芬译,天津教育出版社2014年出版。
  4. 作者是大学教师,三粒豆亲子工作室联合发起人,悠贝亲子图书馆专家顾问,朴门实习设计师。多年来担任“三粒豆故事种子计划”培训导师,开展“为食家庭”丶“食物故事会”等家庭食育活动,及“食物中的可持续生活探索计划”,发起“绘本食堂”读书会,并在高校开设“城市发展与生活探索”课程,致力於从食物角度探讨城市可持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