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邻泥土香

超越资本主义,蒲韩在地探索

行动者
超越资本主义,蒲韩在地探索

文  ▏ 梁少雄[1]
插画  ▏ 全海燕

杂谈“超越”

  具有五千多年农业文明史的中国社会,在以鸦片战争为像征的时点中,被完成了工业化的西方社会打开了侵略之门。从此,中国社会开启了各种革新探索,制度的丶文化的丶经济的丶教育的……在跌跌撞撞中步伐蹒跚了一个世纪之多,直到新中国成立。然而,虽然通过百年努力实现了民族独立,摆脱了列强侵略,但我们要走向哪里?这个严肃而现实的问题不得不及时回答。在周边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除了工业化这条“国际化”之道,我们好像也没有选择余地。

  毛泽东时代,通过农村的人民公社制度和城市的单位制完成了西方社会通过殖民掠夺才实现的工业化原始积累,奠定了中国社会追随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发展主义潮流的基础。

  改革开放後,中国社会开启了史无前例的工业化与城市化,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时至今日,我们不得不面对环境危机丶资源危机等客观现实制约,以及先发国家的各种打压和动荡不安的国际局势。我们没有身处盛世,也没有自由竞争丶和平发展的土壤。我们没有办法祈求快速而全面的整体性变化,也不可能指望某个制度能立竿见影,毕竟社会变革是在创造新的条件中逐步积累的,况且不同区域的自然资源环境造就了不同的文化根系。

  但无论如何,我们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资本主义系统在环境和资源约束下的危机,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也许好莱坞大片中的各种灾难离我们并不远。对那些关注社会整体可持续发展的人们来说,在理论探讨上要有勇气反思资本主义制度的系统性危机,当然,反思也要务实接地气,特别是在当今全球还是以国家和民族为单位的竞争中,发展主义潮流浩浩荡荡,主导金融资本的先发国家掌控着一切与普通大众生存与生活相关的资源条件,而且这种掌控是隐性的,将人们包裹其中。无论是重提社会主义丶共产主义,还是团结经济,都得超越资本主义产业资本阶段的分析与经验,跳出发展主义潮流,在尊重多元文化,重视可持续发展中重新思考社会的生产丶交易丶管理等运行制度。

  如果说超越资本主义的理论探讨是先知先觉者们不得不面对的使命,那超越资本主义的实践探索就是那些散落於世界各个角落,追求类似文化价值的实践者在生产生活中的日积月累。任何一个追求可持续发展,构建人与自然丶人与人丶人与自我和谐相处的社会实践,无论大小,无论在哪种社会环境中,都值得尊重和学习。而实践者跳出自以为是的经验思考,寻求更广泛的在地化实践的互动联合则是形成组织力量的意识训练。超越资本主义的实践一定是没有终点的,应该植根於生产生活,处理人们存在的源头问题。当然,不是所有的实践探索都能触碰生产生活,我们可以为任何一种探索鼓掌呐喊,也可以积极乐观,但没法安於现状停滞不前,因为只有一直在路上,才是对资本主义的超越与叩问。

  超越资本主义的实践是艰难的,但并不需要高大上,这种超越也不是等着他人来实践,自己袖手旁观。从每一个个体做起,生产丶生活丶教育丶交际等等,当你有策略地摒弃以资本和消费为主导的势力文化时,你会发现自己竟可以如此的自由自在——可以感知大自然的美丽与奥妙,可以走进别人的心灵世界,可以触摸到自身的综合需求与全面发展,更重要的是充满改变的希望与力量。文化不是虚拟的,也不是放在殿堂被供起来的,而是植根於生产生活的,任何一件都是融合教育元素的小事累积。对於社会的整体性悲观似乎无法跨越,特别是对於思考者,但又无法坐以待毙,这算什麽思考呢?那就以一种个体享受和成长的态度不断摸爬滚打,不断积蓄能量,热烈庆祝的时刻不会轻易到来,或者说,我们就不需要这个时刻。

扎根生产生活的乡土探索

  曾经的我,年少轻狂,各种感性的批判随口而出,但那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要不然怎麽能跳出主流文化价值的漩涡而开启可持续发展的探索之路呢。今日,身处乡村,还是被外界时刻关注的山西永济蒲韩乡村。我看到了外界目光所及的光鲜亮丽背後难以触摸的艰辛以及个体生命丰富多彩的状态,我看到了扎根於村民生产生活而并非仅仅坚持某种理论和理念的坚实探索,我看到了守护一片土地而在一定区域内超越资本主义系统的希望。然而,这一切对蒲韩的建设者来说,只是在做身边的小事而已,没有尽头。这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踏实与自信。当然,我也看到了来来往往者的焦躁与急功近利,小知识分子的良知与局限。

  蒲韩乡村位於山西省永济市,坐落於中条山下,黄河岸边,於1998年开始组织农民学习农业技术,经过十八年的艰苦探索,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以社区生活为切入点,服务3865户农村社员,8127户城市消费社员,涉及合作金融丶统购统销丶城乡互动丶儿童教育丶社区养老丶传统手工艺等多方面内容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组织。

  蒲韩乡村的探索是什麽?各有各的说法,或许都是外界自以为是者的冠名而已。对蒲韩乡村的建设者来说,蒲韩探索的是重整乡村被遗弃和散落的社会资源,以生产生活的小事为切入点,构建一个自力更生丶可持续发展的生存空间。

  蒲韩乡村是一个输出经验的地方,大到发展思路,小到具体工作方法技巧,应有尽有,但这些经验只有在真实的情景中学习才更活灵活现。以下是从蒲韩日常实践中整理出的十点经验,希望可以为参与乡村建设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启发。

  入户是农村工作的核心。山西永济蒲韩乡村总干事郑冰老师曾对工作人员说:“谁给你们发工资啊,不是我郑冰,是咱们服务的社员,那就需要大家全面准确地掌握社员的所有家庭信息,提供最好的服务。”而在对社员的服务过程中,她要求工作人员一定要有底气,要抬头挺胸,不能低三下四地求着社员参加各项服务。在她的认知与经验里,入户工作做到位,农村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这样,乡村建设工作就有根基,可以稳步全面地推进。去年年底,郑老师为了让与她共事十几年的七位老干事全面指导新工作人员的工作,拟定每人入户开发二十节课,每节课40分钟。我参与其中,感觉真是“宝藏”啊!

  将爱心转化为公共服务。不少搞合作社的人对社区公益的理解都是停留在爱心层面,就是合作社想方设法赚钱,有盈余了给老人送点东西丶搞个活动之类的。在郑老师看来,一定要将社区里所有的帮扶与爱心层面的事情转化为公共服务,这样才能让服务对像参与进来,才能可持续发展,才会对社区的文化价值形成影响。蒲韩乡村的不倒翁学堂和儿童学堂都坚持这样的理念,不会通过服务赚钱,但公共服务一定要自负盈亏,前期只需要用盈余投入相关硬件就行。比如,不倒翁学堂在制度设计中就有一项,老人子女每月至少要来为所有的老人做一顿饭,并动员社区里有爱心的妇女自愿为老人服务。在儿童学堂的设计中一样,孩子们的午饭都是由家长亲自做的。总之,坚持一个理念,乡村是大家的家园,只要制度设计合理,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服务他人。

  抓小放大。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大潮中,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打工,农村被称为“386199”[2]部队。然而,即便如此,乡村的留守群体们依旧生产和生活着,特别是在北方农村群聚的环境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依旧存在,人们不是原子状态。所以,农村遍地是可做的事。蒲韩乡村做事情的节奏并不是接受了某种理念或外部模式,直接往前推,一切都要从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开始,从社员的需求开始,逐步积累。这样既不会脱离服务的社员,也不会出现不可抗的风险。同时,小事做多了,串起来了,就会形成超强的信誉度,自然就会创造和积累做大事的机遇与条件。

  攒人不攒钱。蒲韩乡村目前有100多位工作人员,其中乡村有18位综合业务辅导员掌握所有社员的家庭信息,18位城乡互动辅导员掌握社员的生产信息,城市有27位辅导员掌握城市8100余户消费社员的家庭信息。这些辅导员都是年轻的80丶90後,城市消费店的工作目前还处於打基础阶段,辅导员都急於上业务。郑老师多次告诫大家,先通过各种活动与消费者建立联系,同时提升自己的思想认识,在自己的生活方式中先落实健康可持续理念,这个阶段不是赚钱的时候。在她看来,有人才有事,有事就有积累,有积累就会前进。

  能租不买,能买不盖。曾有外部老师建议郑老师盖一栋三层楼,用於办公和对外接待。郑老师回应说:“蒲韩乡村到处是闲置资源,为什麽要把活钱变为死钱呢?闲置的房屋租来一装修就是办公和活动空间,还会避免扎堆凑热闹,更重要的是可以有很多空间来展示我们的工作。农户家里就可接待,既有人情味,还成本低。”所以,蒲韩乡村的所有办公和业务开展空间都是租用村里闲置的房屋,未来会看到更多的空间出现,这就是化整为零的效果,处处是“红旗”。

  开会就是生产力。蒲韩乡村的会很多,大会小会,提前告知的,临时召集的都有。会议的内容丰富而鲜活,有讨论工作总结与计划的,也有讨论个人成长与家庭关系的……而形式就更有趣了,每人发表见解丶三人一组讨论丶分大组讨论丶演情景剧……我很喜欢参加蒲韩的会,内容和信息量都很丰富,有时会前还要唱个人的成名曲,也会选择看小短片。

  独立空间,自主安排。所有的工作人员,80%的工作时间都由自己安排,只要工作完成,回家睡觉都可以,或者早上开完晨会,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都没问题,甚至规定周六要带自己的孩子来上班。郑老师说,“蒲韩的管理,一半靠情感,一半靠制度,但不是死板的,得灵活应用。”

  跨村推进,一村多人。蒲韩乡村服务蒲州韩阳2个镇43个村3865户社员,一般人听了都很惊讶。在郑老师看来,合作社就是做人头工作,服务范围广了合作社的经济流量自然就多,而且村与村之间也可平衡,会规避一些风险。但对社员一定要进行动态筛选,比如,有一次寨子村发生一件事(不细说明),郑老师立马做出决定,寨子村的204户,只保留20%的社员,服务的辅导员筛选後的社员名单必须交给她亲自确定。3865户由18个辅导员执行9项综合业务,每人服务200至230户社员,根据村庄大小,每个村子安排2-3名辅导员服务不同的社员。这样做,一方面让辅导员熟练掌握更多村庄的信息,同时也避免单一信息的传递,两至三人共同服务,不管是收集信息还是传递信息都会相互弥补,也会起到相互督促的作用。

  竞选上岗,季度轮岗。除了辅导员,其他与管理沾边的岗位都要竞选上岗,在所有人面前做竞选演讲,提出自己对工作的理解和相关计划,郑老师也不例外。这也是她一直坚持的一个经验,说不清楚就是没想清楚,没想清楚肯定做不清楚。她也说,“我们这个团队不是在竞争中尔虞我诈,而是你追我赶,共同前进。不仅要自己认为自己可以干好,还要团队成员认可。”更具有挑战的是,每一个部门负责人,一个季度轮岗一次,这就要求负责人全面掌握蒲韩乡村的业务与未来发展思路。这种不断的碰撞会让管理岗位上的负责人明晰自己的缺点,不断学习进步。郑老师曾经在批评老干事时说,“你们丰富的经验不能代替管理,而要管理好,认识跟不上,绝对不行,所以要舍得花自己的钱买书看。”

  学习是团队的生命力。冬季是农闲时节,合作社的业务量相对减少,蒲韩乡村的工作人员就早上学习,下午工作,读书分享丶专题讨论丶观看视频,各种形式都有。在年初的预算中,每位工作人员都有相应的外出学习费用,一旦外面有培训或会议,郑老师就会安排合适的团队外出学习,为此还专门买了一辆十八座的中巴车。为了尽可能降低成本,外出学习都是自己开车去,参加会议也不给主办方增加负担,食宿都自己解决。有外部的老师来蒲韩乡村参访,那就尽可能地“榨干”,请老师给工作人员讲,完了给社员讲,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交流的机会。郑老师曾经说,“我们这个团队最大的缺点就是文化水平相对低些,那就要求大家时刻都不忘学习,在这里工作三年要达到研究生的水平。”农民技术培训学校除了社员技术培训和对外接待培训外,日常主要通过集中培训进行工作人员的能力建设。我参与的培训最多每周有五个班。另外,也会根据不同阶段来调整培训的形式,培训内容要求是动态课堂。

  相比於外界各种乡村发展案例,蒲韩乡村的经验并不特殊,只是努力做到为社员提供生产生活中的综合服务,没有向外求,但最具有农民的主体性,只是这种相信群众丶动员群众丶依靠群众的思路往往不入急於求成者的法眼而已。我自己也是在蒲韩乡村的影响中将原有的条条框框放到了思考当中,在行动上从小事中积累大改变,从大改变中创造新制度。特别是从北京来到蒲韩乡村,而且还是带着妻儿,当我经历了儿子学走路学说话等一切变化,而且现在还在巨变中,我深深体会到什麽是改变的力量。与此同时我也倍感自豪,可以给孩子一个充实而美好的幼年,也让我思考清楚了在这个交通便利且信息发达的时代,自己到底要追求什麽样的生活方式。这种植根於乡土的探索仅仅开始而已,但已经让我充满了各种想像,儿时不切实际的梦想,追寻理想道路中的期待,都可以尝试,都可以追寻!

  超越资本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探索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对那些难能可贵的人们来说也会在自以为是中相互拆台,甚至谩骂。那就让我们慢慢来吧,扎根乡土,植根於生产生活,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以生活的心态为理想而奋斗,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1. 作者2007年开始参与当代乡村建设运动,2010年至今就职於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目前长期驻点於山西永济蒲韩乡村,致力於兼具乡村建设理论与实操经验的青年人才培养。
  2. “386199部队”,“38”指“三八”节,代指妇女,“61”指“六一”节,代指儿童,“99”指农历九月九,既是重阳节,也是老人节,代指老人。随着中国城市化快速的发展,农村男性青壮年劳动力进城打工的数量剧增,广大农村留守的妇女丶儿童丶老人也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备受关注,被戏称为“386199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