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学习可持续生活(过去项目焦点)
项目点: 全国和城市

从新世界观到生态家园梦──EDE培训给我的启发

文 / 王晓波 (社区伙伴云南办事处项目顾问) 

结缘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若非因同事太忙,我就不会接触这可能是改变我一生的培训课程——生态家园-可持续生活教育课程(简称EDE课程)。

  当初想参加,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曾听过一个参加泰国EDE朋友的分享,让我感觉EDE的内容「很玄」——用一根铁钉来寻找建房的最佳地点,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和玄之又玄。因爲天性好奇,便促成我参加了社区伙伴在2010-2011年於贵州举办的EDE培训,同时在去年於泰国举行的EDE和TOT培训(Training of Trainer,培训导师课程)。

新世界观

  而这个玄,改变了我对世界的认知。

  在贵州的生态周培训,或许就已种下了改变的种子。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发豆芽梦」,这是在城市长大的我首次亲手发豆芽。我们从第一天起,将绿豆洗净,放在饭盒中,每天都要观察她们和画下她们。在这过程中,我就渐渐对豆芽産生了感情──当看见豆芽在腐烂时,我会着急,想排除让它变腐烂的因素;看见她们发芽,越来越长,就会很高兴。我以前没有单独种过什麽东西,但当我用心照顾这些豆芽丶观察其变化时,发现有一种联系慢慢地发生了,我会觉得每一颗豆子都有生命,生长的形态也不同,遇见不一样的人,发出的豆芽也各异,你会意识到豆子不仅是我们的食物,而是一个个有生命丶甚至有性格的个体。我甚至会想,她们又是如何看待我的呢?我想若我没有亲自地去经历整个过程,没有用心去观察丶体会丶感受,这种与豆芽之间的感情联系是不可能建立的。

  这个过程让我真正意识到,而不只是头脑层面地认识──原来万物有灵,我们与自然界中的生灵是一样平等的。我们都是有生命丶有呼吸丶有觉知丶有感情丶有个性的,只是我们以不同的形态存在於世上。在当时的我看来每颗豆子和我一样,我们都遵循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生活在自然中;她们也与我不同,有着不同的语言丶感受方式和思维方式,只是这样的不同用逻辑的思维是理解不了的,是超越理解的。当我意识到这点後,我更能体会什麽是一体,什麽是万事万物相互联系,也更能体会其他自然界生灵的痛苦丶其他人的痛苦,其实就是我的痛苦。

  EDE是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一扇窗。还记得在泰国的培训上,第一次知道量子物理学,当时因爲英语的关系,并不能太理解协作者提及的学说。但後来在网上搜索,才发现这个和传统物理学所告诉我们的世界是很不一样的,原来在微小的粒子世界,没有什麽是恒常不变的;再到全息宇宙论,相信事物之间相互关连。这种科学认知,似乎呼应了相信世界是个幻象丶是个整体及内中事物相互联系的佛学理论,而现实世界仍有很多科学领域无法探知的实相。

  对於世界的理解,原来的我是如此井底之蛙,正如《道德经》里所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佛曰:「不可说」。在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渺小,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回顾人类的历史,那种人定胜天的时期是多麽可笑又可悲,但现在也还有人相信高科技会带来新的奇迹。也是在经历了EDE培训後,我才开始认真地读《道德经》和一些佛学书,渐渐地理解和学习养成放下自我和谦卑的态度,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时有疑惑,如果完全放下自我了,是否就意味着没有自我,这是一种爱自己的表现吗?我想或许现在的我没办法想清楚,只有通过实践和体验,或许答案才会慢慢地浮现。

闻慧丶思慧丶修慧

  我还记得泰国的EDE培训导师Pracha说过,知识有两种,一种是汇聚型的,一种是发散型的。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知识是可以言传的,也就是通常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可以被精确表达出来的;而更大一部分的知识,或者说智慧,是不可言传的,就像团队精神丶领导力一样。

  这种智慧,不是听来丶思考来的,而是亲身经历而来的。正如佛家中所说的三种智慧——闻慧丶思慧丶修慧,修慧是高於闻慧和思慧,因爲这是你亲身经历,去感受,最终变成你个人的经验,内化成为心灵和精神上的智慧。EDE课程正是不断地让我们通过亲身经历丶体会和总结,将一些理念和内容内化成爲自己的智慧。

  至今我还记得打了六个多小时的Moon Ball游戏,这个游戏让我深刻体会到团队合作中信任丶互补,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幷且学会原谅别人的错误,也接受自己的不足。记得在贵州培训中的「寻找回家的路」游戏中,让我了解领导力有很多种,每个人都可以成爲领导者,领导和参与是相互平衡的。也记得「金钱游戏」,发现竞争的心态是如何轻易地就被挑起,不同的制度引发人不同的人性表现,制度如何轻易地将我们绑架。这样的游戏和体验在EDE培训中多的是。而在每一个游戏的体验中,我都能获得啓发,对自我有更多认识。

生态家园梦

  我参加完贵州EDE课程後有人问我:「你最大的梦想是什麽?」当时我还在想着要环游世界。但是当我2012年在泰国参加EDE的TOT培训後,我更希望的是能亲身实践去建立一个生态家园,而它同时也是一个教育基地,现在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坚定和清晰。

  其实我曾怀疑乌托邦的概念,因爲我认爲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就如好莱坞的电影《海滩》一样,讲述一群欧美人在泰国荒僻而美丽的小岛上过着如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但这种生活最後却因人和人之间的猜忌丶不理解和不信任而破灭。但一行禅师曾说:「下一个佛的出现将不会以个人的形式出现……可能会以社区的形式出现」,这句话深深触动我。让我相信,只要每一个人都能保持谦卑和爱,这样的社区就会实现。

  我也相信,要让更多人觉得生态家园是可能的,在主流价值观和主流生活方式之外还有别的选择,我们必须将这种理念和方式活出来,就像日本山岸会的人们所做的那样。

  但要建立一个生态家园,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不足,接受了EDE培训只是一个开始,後面还有很长的路,我还须不断通过实践去学习。庆幸的是,我发现身边的同路人似乎越来越多。我想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生态家园的种子,只要有合适的土壤丶阳光和水,这颗种子就会发芽。

活动相片分享:
+ 击点放大图片

在2011年贵州朗德上寨EDE培训(社会周)时大家的合影。
在2012年泰国EDE培训(世界观周)上用戏剧表演方式演绎深度生态学的原则。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