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传统知识学习与创新
项目点: 云南

古木守村,老人管寨──传统寨老组织重塑生态文明中的简朴价值

寨老协会组织村民巡寨,视察村寨是否存在隐患如火灾危机,留意环境卫生及促进村民互相了解。(詹炜)

文 / 詹炜 (前社区伙伴项目官员)

编按:

  社区伙伴与贵州省黎平县民族局合作,在外三洞开展的生态农业项目,其中有一个目标及范畴是培育本地传统组织,盼以年长村民(寨老)力量推动贵州少数民族侗族的传统文化在当地社区传承和保护。寨老本爲侗族地区传统的社区组织,在村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近年来寨老的功能越来越弱,此项目给予资金丶培训和交流等能力建设,协助寨老协会开展芦笙活动丶侗歌会丶寨老外出交流等活动,让寨老重新看到他们在社区的价值和作用,让他们加强认识传统文化,重拾寨老管寨的信心,恢复他们在村寨的作用,并希望由寨老推动侗族传统文化在当地社区的传承和保护。

  本文记述在项目的推动下,寨老如何发起恢复传统中倡导简朴节约丶摒弃浪费的村规民约,以推动可持续生活。

+ 击点放大图片
寨老协会成立合影。(詹炜) 寨老协会讨论村规民约。(健康)
村规民约初稿。(詹炜) 寨老协会组织村民巡寨,视察村寨是否存在隐患如火灾危机,留意环境卫生及促进村民互相了解。(詹炜)
寨老协会成员到另一村寨交流,进行"拦路酒"传统欢迎仪式,双方对歌,待受访一方满意或无力再对下去始允对方入村。(詹炜) 村寨举行传统重要的芦笙吹奏汇演。(健康)

  2016年农历正月初六,寨南村(属天甫侗外三洞文化圈,包括高近村丶流芳村丶寨母村丶寨南村丶寨头村五个自然村寨)吴元彩的爱人过世,吴老的子女寻思着正是年关,想给母亲大人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结果遭到吴老强烈反对,要求葬礼从简,不能破了规矩。

  吴老说的规矩是什麽,爲何让老人家如此坚持呢?

省思铺张浪费攀比风

  原来天甫侗外三洞五个村寨在2015年年末,由寨老协会牵头,村干协调丶村民集体参与讨论,制定了黎平天甫侗外三洞“村规民约”,从婚丧嫁娶随礼丶民约习俗等方面进行了规范,并且於2016年农历正月初一试执行。吴老夫人的白事成了新条约执行里的第一家,吴老是村里的老干部,新乡规民约能不能推行下去,村民都看着这些干部能不能带头,吴老从村寨着想,才要求子女一切从简,杜绝铺张浪费和攀比,起到了示范和带头作用。

  通过村规民约来治理村寨,在侗族村落历来就有这个传统,天甫侗外三洞地区更是有据可查。寨母村有一块100多年前的石碑,记载着天甫侗外三洞的村规民约,有关红白事随礼习俗的规定丶以及奖惩措施等,在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并通过寨老督促村民遵守执行。寨老们在中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村规民约的制定必须寨老牵头来做,因爲只有寨老在村寨里面最有话语权,侗族有句古话“古木守村,老人管寨”,寨老是其中的主体。如果有村民不遵守,寨老也会站出来,村民是不敢挑战寨老的权威的。

探讨传统文化和寨老角色

  然而近几十年来,老的村规民约不再能约束到村民,有很多的原因导致,但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寨老权力的弱化。同时受外来主流文化的影响,年轻人追求奢侈,攀比成风,使得红白喜事送礼越来越多,请客办酒的规格也越来越高,村民之间的攀比风气也愈演愈烈。不仅是主人家,走亲访友做客的村民,压力都很大,一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送礼成爲很大的负担,也导致传统的村寨之间的交流活动不得不中断。

  2015年,黎平项目协助外三洞恢复传统的寨老平台,让几个村寨的老年人有更多的机会聚在一起,讨论村寨公共事务并达成适合的解决方案。爲何项目忽然要扩展到外三洞五个村寨,还得从在流芳推动有机农业说起,流芳通过有机农业逐渐恢复传统的农耕方式和农耕文化,很多农耕文化是必须和周边村寨建立联系的。流芳和外三洞另外四个村寨传统上就是一个「小款」(侗族地区一种特殊称谓,即由数条村寨组成的区域。),同属一个文化圈,村民也觉得要探讨传统文化,必须跟几个村寨一起。此外,通过社区调查,这几个村寨的寨老们看到村寨现在出现的问题,也是非常痛心疾首,只是没有一个寨老敢站出来,把大家组织起来。於是由项目牵头,组织五个村寨的寨老开会,并协助他们成立了外三洞寨老协会,协会成立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制定新的村规民约。

  寨老协会成立半年来,开展了无数次的讨论,先是组织寨老集中讨论,找出当下村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规范随礼习俗成了最紧迫的事情。寨老们讨论出村规民约的框架,然後请村干部召集,组织村民大会讨论完善,并印制分发到各家各户,进行修改落实并签字,然後再讨论完善,最後通过执行方案和时间。寨老协会督促各村寨老落实到各个村寨去讨论和与村民沟通,村干也在其中发挥作用,积极支持和协助寨老的工作。

随礼丰俭堪值思考

  外三洞寨老协会会长丶寨头村寨老吴显标在其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他积极组织寨老讨论,协调跟村委的关系,他说道:“这些年寨老在村里的作用越来越弱化了,本该村寨很多事情要有寨老来管理的,现寨老不敢管,怕说闲话,现在有了寨老协会,代表的不是一个村寨,而是外三洞这一「小款」,所以有资格去说,而且有责任去做。不光是寨老丶很多村民都觉得红白喜事随礼是问题,都希望改一改,寨老协会一提出来,得到了绝大多数人支持。”

  看似很简单的事情,却花费了寨老们无数的精力。各村寨老分头去做工作,对那些不支持的村民,寨老跟村干一起说服。一些年轻人不理解,有钱想办好点是年轻人的事,老人家管闲事干嘛,寨老就去做这家老人的工作,由老人来说服年轻人,到最後90%以上的村民签字同意遵守新的村规民约,还要请寨老协会监督执行。

  吴元彩老人家办白事,他把寨老协会五个人都请到家里来了,一是替他撑腰,他怕有些亲戚不理解,说他不舍得,有寨老帮他顶着,他能说服亲戚朋友;二是请寨老协会监督,第一家这样做了,以後其他村民家有事情,也必须按照这个村规民约执行,所有人都必须遵守。

  吴老很感慨,也很欣慰自己的子女能够理解,作爲一个老书记,如果能够带头遵守,严格执行,其他村民就无话可说,才会去遵守。

重订村规民约倡节俭风

  “想到是第一个执行新规则的人,压力还是很大,很多村民会议论,寨老协会在背後给予很大的支持。白事结束之後算账,要比之前节约差不多1万元,以前白事来客都要戴孝,不管大人或小孩,光买孝布就要花费3000左右,现在改成只有儿孙和女婿戴孝,节约了很多;以前要准备16-18个菜,很多还都是从外面买回来,现在规定只能准备8-10个菜,并且以当地自産爲主,减少对外购买的依赖;以前回礼还要送米送肉,并且送多送少不等,很容易造成攀比,现在也取消了。总的来说减轻了我们的负担,也杜绝了攀比的风气,还能减少对外的依赖。”

  “我们也有压力,担心群衆不支持,不理解,没想到群衆很配合,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寨老协会吴会长说。通过礼俗的改革,减少了铺张浪费,使得很多有困难的家庭能够接受;也杜绝了攀比,使得村寨更和谐;减轻了压力,也促进了村民之间的交流,一些传统的交流活动得以恢复,减少对外界的依赖,也让村民开始思考与食物的关系及自给自足背後的价值。

承传祖辈瑰宝文化长导幼

  项目通过重建寨老平台,透过这个平台,促进村寨之间的交流,使寨老的作用得以重新体现。已经中断30多年的村寨公共平台,重新恢复组织和管理村寨公共事务的职能,而如今,规范红白事随礼习俗,只是寨老做的第一件事情,寨老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毕竟寨老的能力有限,组织还可以,行动就差了些。所以从今年开始,寨老通过侗族传统节日,组织了几次跨村寨的文化交流活动,如春节期间的芦笙会丶六月六的侗歌会丶外出的交流学习等,寨老牵头和号召,请村干配合,鼓励年轻人来组织和承担具体的工作。

  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关注自己村寨的变化,通过这些交流活动,让村民彼此重建凝聚力,也开始关注身体的健康丶村寨的环境变化,接下来,寨老协会还会组织年轻人去清理河道垃圾,讨论河流环境变化背後的原因,重新认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