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学习可持续生活(过去项目焦点)
项目点: 全国和城市

大爱无疆,幸福是一种给予

文 / 雷静 (广西大学农学院老师)

  日本学习之旅,自己一直在思考它给我印像最深的是什麽呢?是非常干净的日本?还是水资源保护得很好的日本?或是我们走访的不同的机构?当时有许多现像引起我的触动,但随着时间的流失,有些印像慢慢的从我的脑海中淡去了,有些现像却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1丶一张照片引发的深思

  刚到日本,我们的第一个行程就是到琵琶湖,由於是晚上,我对琵琶湖并没有什麽印像。在船上,由滋贺县的知事嘉田由纪子向我们介绍琵琶湖的保护工作。因为对方是地方官员,当她开始谈到保护工作时,我就有一种习惯性的看法,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可能会介绍政府在保护琵琶湖方面的一些政绩,但是,当知事把一张旧照片拿出来,谈到她对这张照片的看法,谈到为什麽要保护这里的人文景观时,我深深地被触动了。在许多人眼中,只是妇女在湖边洗衣服的一张普通照片,但知事觉得这样的人文景观值得保留,因为她认为这种生活对自然是友善的,促进了人与自然之间的交流。

  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小时候,我和家人常常一起拿着脏衣服到我们南街的小溪去洗衣服,当时没有洗衣粉,我们用的是无患子,把无患子捶碎後放到盆里的水中,搓出泡泡後再把衣服放到盆中搓洗。大人一边洗衣服一边聊天,我们就在小溪边戏水,有时还拿着簸箕在小溪里抓鱼,小溪的存在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慢慢的洗衣粉代替了无患子,每个家里也开始有了水龙头,自来水直接通到了家里,我们不再需要去小溪洗衣服。随着农药丶化肥的出现,农民种田地就逐渐开始使用农药丶化肥,水溪的水不再干净,水里的小鱼也越来越少。我们也逐渐长大,整天忙於学习,不再到小溪边玩耍,小时的玩伴也渐渐疏远了。当我在外面读高中,再回到家乡想看看曾经给我留下许多美好记忆的小溪时,我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景像,3米多宽的小溪变成了只有几十厘米宽的臭水沟,一切的美好景像已不复存在。大学毕业後,我又回了几次家乡,慢慢的,我发现我越来越不想回家乡,因为,每回去一次,我就失望一次,故乡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故乡,再也看不到清澈的小溪和往日的喧嚣。

  这些年我喜欢在农村中走动,去感受农村的青山绿水,寻找儿时的记忆。渐渐的发现许多农村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有些变化是我想看到的,但有些是我不想看到的。我喜欢看到草地,看到有几头牛在草地上吃草,而不是把草地翻耕成为耕地;我喜欢看到像上林的农户一样,大家一起在小河边洗衣服边聊天,鱼儿在水中游丶鸭子在水中戏水,牛儿在水中泡澡,而不是看到长满绿藻的河水;我喜欢看到山上有不同的树木,花儿在开放,鸟儿在唱歌,而不是看到排列整齐的桉树。我喜欢每到一处给这些花草拍照,生怕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它们,就如我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小溪一样。

  我不知道该找谁来为我们失去的美好负责,或许我们都应该为此负责。之前看了林奇写的一篇文章《谁杀死了故乡》。他在文中提到,我们永远在怀念故乡,但同时又哀叹故乡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把故乡变得面目全非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如果当时的我们就像滋贺县的知事一样,知道保留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多麽美好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结果。我们这一代是幸福的,但也是不幸的。我们至少有过美好的童年,因此说我们是幸福的,但是我们亲手毁掉了这些美好,让我们再也寻找不到自己美好的记忆。当我们破坏了这一切的美好,我们下一代的幸福在哪里呢?当他们生活的环境已经全部改变时,我们拿着我们儿时的照片来和他们谈我们曾经拥有过的快乐童年,我们的感想如何?他们的感想又如何?

2丶川口由一的坚持

  记得和文嫦一起出差时,文嫦问我到日本学习的心得,我说:给我印像很深的是川口由一先生坚持用免耕的方法种水稻几十年。文嫦很奇怪我这学农的人,为什麽印像最深的不是由一先生的农法,而是他对信念的坚持。

  川口先生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大彻大悟的人,他参透了自然界中各种生命之间的关联,并把自己也融入其中。他提到的"如果一开始你的做法已是一个错误,那麽你只能不断的采取一些措施来弥补这一做法带来的後果。如果一开始你的做法就是正确的,你就不需要干预,让自然界来调节就好了"。他这一哲理让我很受用,我也开始反思自己做事情时,是否能把自己融入到自然中去思考,再确定自己的行为对自然丶人类是否友好?人不是自然和大地的主宰者,只是它们的维护者,人应该和动物丶植物平等相处。只有当我们平等的看待所有的生命,并对它们给予尊重和爱护时,世界才会和谐。

  川口由一先生让我有这麽深的印像,并不是源於他的农法,而是他的坚持。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但是,由一先生能在别人无法理解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农耕模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是,走自己的路,就让别人说吧。但实际上,当我们在走自己的路时,往往会受别人的非议,得不到家人,朋友的理解,慢慢的发现自己好像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许多人就在这样的非议中慢慢的改变自己,不再坚持自己的信念。信念是否能够坚持往往与自己的欲望有关,当自己期待做一件事情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甚至赞许,我们往往非常注重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当一个人对金钱有较高的需求,在做任何事情时也就总是会考虑自己的得与失。无欲则刚,当你没有过多的欲望和期待,也就不会患得患失,也就是别人所说:最难过的其实是自己的这一关。别人无法左右你的理想和信念,只有你才是自己的主宰者。

3丶幸福的山岸会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我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社区。回到中国,我挂在嘴边最多的就是山岸会。它让我走入了一个与现实社会完全不一样的社区,它就像我一直在寻找的世外桃源。生活在这个社区里,没有丝毫的杂念,让我感到非常的平静和幸福。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深刻。

幸福的小孩

  如果要问在山岸会里生活的人谁最幸福,我想应该是山岸会的小朋友。山岸会的大人们从小就培养小孩的独立能力,让他们自己穿衣服,平时参与到社区的食品准备和农业劳动;大人们从小就教育小孩要与别人和谐相处,小孩间没有竞争的压力,学习的压力,大人们并不期待孩子一定要跟其它孩子一样,一定要读名校,一定要赚许多的钱才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因此,小朋友在山岸会里可以很好的与大自然接触,一起参与社区劳动,大家就像是一家人,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生於自然,学於自然,自然是我们一直要学习的东西,而农业是人类体会自己丶了解他人丶寻找自然规律最好的场所,山岸会深知小孩与自然接触丶农耕劳作对小孩成长的重要性,他们从小就给予小孩良好的培育环境,让小孩从应试的教育中解放出来,在自然中快乐的学习知识。

看看蜗牛多可爱,我们与它交朋友吧
在五彩缤纷的彩虹上,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我们一起玩沙啦!
他们来自哪里?也是我们这大家庭的吗?
 
 

  我生活周边的小孩,从小就被灌输了竞争的意识,小小年纪便没有了自由。在糼儿时期就开始进入各种不同的辅导班,学英语丶学舞蹈丶学画画丶学钢琴等等。由於小孩子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因此,他们的潜力没显示出来时,就已经被扼杀在摇篮中了,本该幸福的童年就这样过早的被抹杀了。我曾经问过一些家长,为什麽要这麽做?家长们的回答是:孩子们现在都会产生竞争和比较。想要进入较好的学校或班级,学校除了考核学科成绩以外,也会考核孩子是否有特长。为了不让小孩输在起跑在线,家长们就会给小孩报名参与许多不同的兴趣班。我不知道这些小孩过了几十年後,会否想起自己的童年真的有幸福可言,他们长大後是该感谢家长提供了这样"优越"的环境呢,还是像我一样,想起童年时会想起与小伙伴们一起,在大自然中寻找快乐的时光。

  山岸会的小朋友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有许多的爸爸妈妈,在这大家庭中,每个人都关心他们的成长,而他们也学会关心别人,和别人和谐相处。一位从小就在山岸会长大的大学生告诉我,她在外面读大学,与同学们相处得都很好,因为她在山岸会里已习惯大家的互相帮助,也学会了宽容。同学们都很喜欢她,也很羡慕她有这麽好的妈妈。她还谈起由於从小参与农活丶食堂等工作,因此,在外面读书时她的独立能力与其它同学相比也显得比较强。她非常喜欢山岸会这大家庭,让她没有压力,还有许多爸爸妈妈在关心她的成长。当我看到她提到山岸会时脸上那种幸福的笑容,我感慨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想起自己生活的地方就由衷的产生幸福感,那是多麽美好的事情。

幸福的老人

   山岸会的老人们应该过得很幸福。让我觉得他们生活幸福的地方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1丶分配合适工作。即使老了,也并不是一个无用之人。山岸会会安排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让他们觉得自己还能参与到山岸会的建设工作中。他们一边工作,一边聊天,过着一种快乐而休闲的生活;2丶舒适的生活。山岸会专门给老人们建了一所叫"阳光馆"的房子,当中许多设计都考虑了老人的特殊要求,使他们感到非常舒心。老人家可以在房子里玩,还有专门的护理人员,不用担心生活起居; 3丶不用操心儿女。阳光馆里并不只是住着老人,馆里也提供子女居住的地方,以便共聚天伦。子女白天安心地工作,下班後可以回来与父母一起生活。这与中国的养老院是不一样的,老人一旦进入了养老院,也就等於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小孩如果有孝心,可能会常常探望老人,如果没有则可能要想见家人一面也是不容易。因此,许多老人不愿意去养老院,而他们的小孩既要工作,同时还要照顾老人和自己的小孩,这种压力和负担可想而知。

当我们离开山岸会时,不舍的不只是我们,还有一直在目送我们的老人
我们跟阳光馆的老人们交流
 

幸福的中青年人

  相比小孩丶老人们,山岸会的中年人和青年人可能会有一些压力,但是我想他们也是幸福的。在山岸会里每隔六个月可以轮换一次工作,也就是说,可以选择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这一点对我很受用,像我这样喜欢与大地接触的人,就可以做一些农耕的工作了。於是,在报名参加体验工作时,我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农业组。在山岸会做农活真是一种非常惬意的事情,我们首先种蒜,由於土地比较松软,长长的两行土地,我们没用多少时间就种好了。接着,我们就开始采摘不同的青菜,提供山岸会食堂。我们才做没多久,山岸会的大姐就让我们到她的工作休息间喝茶。她说,一天不需要做这麽多工作,工作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而不是一种让自己过於劳累的负担。她常常是做一段时间就休息,在休息间里喝喝茶,然後再工作。每天最幸福的是,在这里可以轻松的工作,回去已有人烧水,可以在澡池里泡澡;食堂里有人为她准备好美味的食品,还可以吃到自己种植的蔬菜;每天的衣服也有人帮忙洗好,不需自己做完农活後还做这些事情,自己只要把菜种好就可以了,生活过得简单而快乐。

看到丰收的果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谈到自己的农活,也是一种快乐的事
轻松而快乐的食品加工过程
年青的小伙子与我们分享他的工作丶感情
 
 

  当然,由於山岸会由许多不同的家庭组成,不同的人的需求并不一样。他们每个人的需求山岸会不可能都能满足。在我们对一个大家庭(由几个小家庭组成,大家庭中的小家庭并不一定是有血缘关系的,他们更多的像是山岸会里的小集体,平时,大家一起开会,一起讨论一些事情)进行访谈时问及如果个人有需求时,如何实现自己的需求?他们就谈到如果有需求,可以通过提案的方式来提出自己的需求,提案是否通过,并不是由一个专门的部门来决定,而每个大家庭再派人参与讨论(这个人也不是固定的,谁有空就谁参加,因为他们认为山岸会的事就是大家的事,也是自己的事,不存在着这件事该由谁来负责的问题),如果大家都通过了这一提案,那麽他们的需求就可以实现了。当我问及到如果提案不通过时,他们会不会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们的回答让我很意外,他们说他们并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他们更在乎大家讨论的过程,而不是在乎讨论的结果。他们平时决定做一件事情时,大家也会开会讨论,有时也并不一定有结果,他们认为并不是任何的讨论一定要有结果。这完全超乎我的日常思维,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期待有一个结果,因此,在开会时,我们往往期待大家最後能统一思想,做出一个共同认可的方案後才开展工作。但实际上往往会导致另外的人无法实现他的想法。我们经常提倡多元化丶多样化,但是实际上我们往往做不到。我们做事情时,往往不考核事情的经过,以及这个过程中可能产生与我们期待不一样的意外的结果,而是考核我们之前定下的目标是否已经达到,每件事情在开始前已设定了它应该出现的结果,当结果不是预期时,我们大多认为事情没有好好的完成,常常自我反思。

  山岸会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可持续的社区生活模式,山岸会能做到天人合一是因为它的包容和对自然的尊重。山岸会对每一个想加入山岸会的人显示了它巨大的包容性,包容了不同观念丶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的加入;在一起生活过程中,包容了不同的人的不同需求和想法;同时包容了与他们共同生活在这社区的生物。从山岸会的发展起源我们可以看到山岸会对生物丶对自然的尊敬和敬畏。山岸会把自己抚养的动物当作自己的小孩,小心的呵护;采用友善的农耕方式,呵护土地和植物。当我们对所有的生命怀着尊重和敬畏之心时,我们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美丽,我们才会珍惜生命,世界才可能充满无限的生机。大爱无疆,让我们如山岸会一样,爱护和尊重和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所有生命吧,幸福是一种给予,当你把爱给予他们时,自己也将会收获自己的一份幸福。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