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大自然的智慧
项目点: 云南

寻索森林族群──期待红鼯鼠丶滇蛙丶白眉长臂猿

看真点白眉长臂猿。(摘自《赧亢七年》,李家鸿著)

文 / 韦迈龙,十岁

编按: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段位於云南西部保山市隆阳区和腾冲县交界,其中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有高等植物4,897种,又有各类珍禽异兽,包括国家一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81种 。社区伙伴自2007年起,陆续支持该自然保护区各种保育生物多样性的活动,通过推动保护区周边社区的传统文化调查,探索社区在自然保护方面的非经济动力,具体活动包括自然体验,探索适切当地文化和自然环境的自然教育课程;配合当地白鹭保护的传统,推动村民关注丶观测鸟类生活习惯,宣传和保护雏鸟;让村民认识传统植物的生物多样性知识;推广生态农业及宣传农药的毒害,恢复农耕价值;保护古树和水源林;观察中华小蜜蜂及促进蜂与大环境保护等,同时协助建立社区爲本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志愿者网络。

  社区以传统文化的视角进行自然保护,儿童又会如何看待生物多样性保护?十岁的韦迈龙(Milo Whittle)(社区伙伴管理委员会主席麦哥利先生外甥)随舅舅参加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项目活动,有空在夜间到保护区追逐观察有趣的森林动物族群,在等候与寻索之间,小孩的期待与乍见惊喜,足见大自然可如何带给人类欣喜。小迈龙在以下文字中,活灵活现一幕追看红鼯鼠丶滇蛙和白眉长臂猿的欢乐图景。

+ 击点放大图片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貎。(杜晓红摄) 滇蛙多得数不尽。(艾怀森摄,摘自《温润的爱》,周伯洁着)
两眼放光的红鼯鼠。(蔺汝涛摄) 红鼯鼠真的会飞哩!(盖飞摄,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理局提供)
看见白眉长臂猿了!(韦迈龙摄) 看真点白眉长臂猿。(摘自《赧亢七年》,李家鸿着)
两只白眉长臂猿。(廖士清摄,摘自《温润的爱》,周伯洁着) 熊猴。(艾怀森摄)

  在旅程的第五天,我们晚上十时出发去看动物,希望能在亚洲黑熊出没的森林里看到红鼯鼠和滇蛙。酷吧!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也让人有点胆颤心惊!我们徒步穿过森林,却真倒运,没有看到红鼯鼠和滇蛙的踪影,最後只有往回走,因为再往前只会是多数亚洲黑熊栖息的森林深处 。

数不尽的滇蛙

  回程途中我们看见一个池塘,便去瞧瞧是否有滇蛙。看呀,看呀,看呀......哗,数之不尽呀!滇蛙们全都在大声地嗄嗄叫。有一只滇蛙离我们很近,它瞪着眼看着我,我便给它拍了一些很不错的照片。

  我们回自然保护区途中,一直以为不会看到红鼯鼠的了。忽然电话响起,自然保护区的人拿起电话,露出了笑容。她用中文说ta men kan dao le,意思是「他们看到了」。我们立即跳上车, 到看到红鼯鼠的那些人那里去。 我实在太兴奋了, 在车上不禁自言自语。 到达後我们便立即四处张望,发现树上有一双发光的眼睛。我将电筒往树上照,看见了它!它比我想像的要大!有黄色发光的眼睛的红鼯鼠!我们在那里继续等,不一会树上出现了两只红鼯鼠,然後三只,然後四只!

它们真的会飞哩!

  但你猜红鼯鼠最棒的是甚麽?它们真的会飞哩!於是,我们就等着看它们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终於,有一只红鼯鼠张开它那双「翼」,飞了大约二十米去到路旁的小山上。它飞到小山後,便在大石间找盐吃。我们忙跑到那里,希望可以靠近看,看得清楚一点。我到达小山时,跟这只红鼯鼠距离只有一两米。我拍了一些很棒的照片。同一时候,另一只红鼯鼠从林里的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我们看它时,另一只红鼯鼠从树上飞到路旁小山上的那只红鼯鼠那里。我们正在看时,又有一只红鼯鼠飞到那山上。结果我们看到三只红鼯鼠在同一个小山上。最後我们一共看到了五只红鼯鼠,其中四只还飞了呢!自然保护区的人说我们是见过红鼯鼠的人里最幸运的了;能够如此接近红鼯鼠,也算得上是最幸运的人了!红鼯鼠不害怕路上的大货车这一点,也让我感到很有趣。

  第二天早上我给非常热心的美琪(社区伙伴的一个同事)吵醒了。她冲进我们的房间,高声尖叫(我这里有点夸张):「他们打电话来,说他们看见白白白眉眉长长长臂臂臂猿猿(白眉长臂猿)了! !」我立即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衣服,抓了些早点便准备出发。

  我们跟着自然保护区的向导,沿着林里的小路走了好一会,然後往右拐, 直接往森林深处走。在森林里,我们在一个很陡的山坡上往下走,我差不多摔倒了十次之多,把脸都埋到地上去了。这样子走了二三十分钟,我们听到一个声音,听来像哇哇哈呜呜哈呜!但其实很难描述是怎样的声音。我们在刺人的竹林里搜索......嘭!我们碰见了...... 另一群人(嘻, 你以为我们碰上谁呢?)但我们仍然听到哇哇哈呜呜哈呜的声音。然後,我看到人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慢慢抬起头来,树枝上......甚麽也没有。两个字:伤心。

是谁尖叫?

  但是,当我抬头看另一树枝时,我好像看见一个长了有毛的手和脚的巨型棕色足球。等一下!那真是一个长了有毛的手和脚的巨型棕色足球吗?不!!!就在那一刻,有人尖叫:「是....是....一只白白白眉眉长长长臂臂臂猿猿呢!」我心里想,是谁以这样的声音大叫「是一只白眉长臂猿」?听来就像他刚当上美国总统,但在致辞时忽然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有红心的内裤一样!然後.....我才留意到,刚才这样叫的人..... 是我自己!无论如何,像一个疯子x1000那样尖叫之後,我怎麽做呢?

  我慢慢将手放到口袋里,双眼一直瞪着长臂猿,然後拿出相机,按「开机」的掣,然後按「录影」的掣,姿势一直都很专业。然後我将镜头聚焦这只人猿,用我的相机(不是这iPad)录制了一条伟大的录像。

  无论如何,我完成了拍摄等等的所有事情後, 才听到像猪叫一样的「嚄」声,但比猪声低沉,更像给人踩中臀大肌(就是那甚麽东东的科学用语啦)所发出的声音。我问向导那是甚麽,他说是熊。我大叫:「 熊!」。向导说:是熊猴,不是熊。「噢。」 然後我们便回自然保护区,一面走一面说:「任务完成。」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