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学习可持续生活(过去项目焦点)
项目点: 四川丶重庆(川渝)

活在馀震的生命告白:"我总不能靠别人,我得要坚强啊!"

文 / 秦婉芬(社区伙伴项目经理(重建项目))

2009年底开始接手512地震重建工作,在成都偶尔碰上轻度余震,很实在的提醒自己,大地还在发出警号,很多人还活在生命的余震。一年多下来,接触到很多绞心的生命历程,说实话,一直不敢去重灾区废墟,我骗自己说,重建工作是面向未来的,是要找到继续上路的力量。直至去年11月,因工作关系,走进重灾区绵竹市的汉旺镇废墟,看到被天花板压着的床垫,在瓦砾上的竹凳,在路边的拖鞋……冷风狠狠吹过废墟,我能够想到的是,如果我的亲人在里面,如果我的双腿没了,如果我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我还敢回首过去丶仰望未来吗?我能面对目前吗?

社区重建之路

大灾难面前,个人丶社区重生的力量在哪儿?回复正常生活就是要回到地震前的生活吗?社区伙伴就是在这些问号的指引下摸索,陆陆续续的和11个民间机构合作,开展了22个小型重建项目,有地域性的社区,也有针对特殊人群的康复工作,包括地震致残的伤员丶遇难孩子的母亲和逃过灾难的学生。在农村,我们尝试结合可持续生活的理念;伤员康复方面,我们支持以人为本的社区康复模式;在学校,我们期望在考试为重的校园撒下有利於个人成长丶互相支持的种子。

我们做到的,不是很多,但看到很多。看到一个一个人传出去的丶相互感染的生命力。绵竹市脊髓伤员唐思琼用照相机正面看着轮椅上的腿,用小额资金修建猪圈购买猪苗,家居改造後生活自理能力大大提高…她灿烂的笑容就好像跟大家说:“努力咋!”。

生活中的馀震

另一位伤员袁琴说,“我总不能靠别人,我得要坚强啊!”她的生命力带着一点忧伤。家在彭州市的袁琴,地震一刻在家里,从二楼往下跑时,墙开始朝着她倒下来,她慌忙跑回二楼,打算从阳台跳下去,慌乱中摔倒,跌落地面造成腰骨折。丈夫当时在工地,避过了,但袁琴的妈妈却在地震中遇难,袁琴因为被送到广东接受治疗而没能跟她道别。回到成都,在医院康复期间,她一直不相信自己可以再站起来,终日躺在床上。康复项目的介入,以及医护人员的坚持丶鼓励,让我有机会与她同行。她家的村子盛产蒜,我们在蒜香中闲话家常,离开时,我感到她的手轻轻的握着我,然後紧握着,我再想不到要说什麽。我抱着她,心里感激她对我们的信任。今天打电话给她,得知她的婆婆在车祸中丧生,她说,“想哭…现在担子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好累!”袁琴的丈夫在工地打工,孩子上五年级,她依然在田里干活,一个人,偶然也到丈夫的工地做饭挣点钱。她也提到,附近小工厂的老板鼓励她随时都可以到他那儿工作,上下班时间不限。说到“那个老板对我特别好”时,袁琴的声调也特别铿锵有力。

人类无法独善其身

想起唐思琼在她的自拍照上面写的字:“快乐来自一种自信”。

自信丶力量,可以在社区层面发生吗?日本地震後,一位日本友人同样质疑重建的方向就是回到高消费高消耗发展模式吗?核电厂的爆炸能够敲起大家对能源丶生活和发展的反思吗?我们的自信,能够脱离大地万物而独处吗?重建项目下一步,正要在一些项目村庄继续探索和营造一个人与大地共生的空间。

 

活动相片分享:
+ 击点放大图片

绵竹自拍活动 - 旧日的腿
唐思琼拍自己的腿
唐思琼自拍照
住板房时的袁琴接一些缝纫工
袁琴在尚未装饰的新房子
汉旺废墟的竹凳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