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可持续生活网络
项目点: 云南

红外綫相机的小故事──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结合

文 / 木梭 (社区伙伴於云南德钦的项目合作伙伴)

编按:

  中国云南省德钦县江坡村是个藏族社区,近年回应现代化发展带来的变迁,恢复多项传统文化和习俗,以保护山区的野生动物,其中一项新点子是使用红外綫相机技术,来观察野生动物,以达至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直指人心转化──让村民远距离拍摄动物的活动状况,看到它们可爱的形象,从而体验人与动物共存的和谐与妙趣境界,唤起深层动力来保护大自然。这种心灵力量的培养,连同传统信仰的感召力,强化社区内不同人群对野生动物的关爱。

红外綫相机在日间拍得美丽的岩羊照片。

引子

  江坡村地处澜沧江东岸崇山峻岭之间,对面是举世闻名的卡瓦格博神山。山的下半部全是干热河谷地带的地质,长年难生草木。而山的上半部,却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头有高山牧场和终年积雪的雪山。江坡村的七个生産小组就散落在森林和荒山的衔接部之间。

  从前,江坡村因爲有一位据说是法力非常高强的山神,而且他的性格喜怒无常,所以,无论是江坡人还是外来路过者,都是谈虎变色,小心对待。江坡山头上的森林里,野生动物很多,人们因害怕这位凶猛的山神,不敢轻易上山狩猎。

  江坡村虽然是非常传统的藏族村落,但他的命运也与社会的发展情势紧密相关。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文化也同样经历了变革,有一段时间里,人们不再害怕山神了,山上偷猎者越来越多。从2006年开始,在香港社区伙伴的支持下,江坡村以村民爲主导地开展了一系列传统文化恢复项目活动,其中就包括保护野生动物项目。村民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丶恢复本土宗教活动仪式丶建立村民环保巡护机制等。村民透过不定期的巡山活动,移除以往用来捕猎动物的「扣子」(一种打猎用的动物陷阱),幷捡走山上垃圾,免毒害动物;村内年轻人丶老年人和牧民都自愿参加此活动。多年来,收集回来的扣子已有数千个。现在,野生动物明显增多了。人们似乎也感受着传说中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生活了。

  在新一轮的项目合作中,我们把野生动物保护的重点,放到了村民参与监测动物的活动上,除了不同年龄的男村民和牧民外,居士丶农家卫生员也参与此活动。於是,在大山里朴实的村民们,接触到了连德钦县国家自然保护区都没有的高科技­——热敏红外綫照相机。不久,村民们在分享到他们的成果——在家观赏难得见面聊天的“邻居”们种种可爱形象的同时,也兴致勃勃地聊起他们的一些有趣小故事。

居士的尴尬

  居士,是江坡村民间最受人欢迎和尊敬的人群。他们是在家的修行者,行使着职业宗教人士们的职责。江坡项目的开展,都是以他们爲主要推动者。无论是教育丶文化丶品格丶地位,他们都明显处於优势位置。然而,在安放红外热感相机的时候,他们的表现却是最令自己难堪。

  红外綫相机使用培训结束後,分成五组上山各自去隐蔽架设相机,只能是放置者自己知道。格桑,是本村的一位居士,他说:"我上山时,心里在想,自己平时都跟经书打交道,不知道动物们会在哪里出现。但是做爲受人尊敬的居士,也不好意思开口去问别人,更不能带一个帮手去,因爲架设相机的具体地点,是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的。"

  "我漫无目的地进入了森林,看到地上有一堆动物粪便,以爲这里就是动物出没的地方,就把相机架在旁边的一棵树子上了。等到十五天後,取回来放到斯那尼玛的电脑里一看,结果只有一只山鶏路过了一次。被大家当笑话了。"

  安五居士的情况稍好一些,他知道自己进入森林,就完全不知道哪里是最佳位置,就想了一个办法,把相机放在村边的田地附近,总会有喜欢到村子里来觅食的动物们被拍到。结果他的相机里,就拍到了一些野鶏和小动物,总算还是有所交待。

老猎手们大显身手

  这次培训里,特别邀请了几位以前的老猎手,组织者的用意也是非常明显的,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没挑明话头。斯那此里猎人带上他的相机,到动物们最喜欢光临的密林间的小水池边,架在一棵树茬间。结果,在他的相机里,拍到了许多大型动物,老黑熊丶獐子丶野猪,还看到他们打闹嬉耍丶喝水睡觉等。

  而中太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他说,动物虽然生活在茂密森林里,但他们也与人类一样,喜欢走“路”,也就是说,他们习惯走过的路綫,就是他们的指定路綫。有些动物可以杂居,有些动物有极强的领地意识,所以,想要拍到什麽动物,放置相机的地方就不一样。中太说,只要项目组需要,他就能拍出那些动物来。当然,他相机里的照片也是最受青睐的。

医生的困惑

  亚贡的乡村医生扎西江初心里一直被一件事困扰着——亚贡村因爲地质灾害搬迁到山上後,他家分到的农田正好在森林边上,种的庄稼总是被不请自来的客人——猴子和老黑熊们大大方方地享用了。虽然他一再把围栏提高,仍挡不住体操健将猴子兄弟们。当他领取到红外綫相机後,他心想一定要让农田里的黑客们一一现形。

  他没走进森林,也没找水源,拿着相机径直走到了自家的农田里,然後小心地把相机安放在农田边的草丛里。

  十五天後,他心怀期待地看着斯那尼玛的电脑里读取他相机里的数据,那相片的数量多得已经把内存卡都装满了。斯那尼玛奇怪地说:怎麽会有这些多相片呀。扎巴医生说:我家农田里的客人太多了吧,快打开看看到底是哪些客人来过了。

  相片逐一打开,结果令人失望——全部都是些阳光下的花草,没有一只动物。连只小蝴蝶也没有拍到。令人费解的现象,引起大家热烈讨论。後来决定到实地看看。原来,扎西江初卫生员家的农田是面向东边的大峡边,而他架设相机的位置又在草丛里,每天这里的日照时间最长,而峡谷里的风又大,红外綫相机对太阳温度和被风吹动的花草有了感应,只要有温度的花草一动,它就傻傻地拍一次,结果第一天早上,就已经拍得满满的了,难怪没拍到动物呢。

偷猎者的转变

  有一次,扎西和斯那此里牧人到山上放红外綫相机时,听到山背後狗叫声,他们在山上悄悄地等,不久几只岩羊奔跑过来,岩羊绕了猎狗一圈跑到对面的岩石上,不久有一条猎狗跟着岩羊的脚印追了过来,但到了它们那里後,因聪明的岩羊绕它们跑了一圈,於是猎狗误以爲岩羊的脚印味是狗味,跟不过去了。不久又来了两位外村的牧人盗猎者跟了过来,问他们俩有否看到岩羊,他俩说:“没看到,你们怎麽敢盗猎啊?”他们说:“我们深山野岭也没人看到,怕什麽,即便看到,你们也没有证据告我们啊。” 於是斯那此里包里拿出红外綫照相机给他们看,幷解释了它的功能。扎西讲述了:“我们以前也是打猎高手,但是动物也有父母有孩子,也一样有感情,它们也恐惧死亡,向往自由快乐,所以我在上师面前发誓受了打猎戒,幷且爲了减少以前打猎的罪过及爲自己来世赞点积德,所以现在顺着放牧,还做一些保护野生动物及巡山活动。这次我们不会告发你们,因爲我们是邻居,朋友。可是希望不出现第二次这样的事情。”於是这个山上从此没有猎人的行踪。

活动相片分享:
+ 击点放大图片

云南德钦江坡村内明媚一景。
村民巡山後,捡走山上以往用来捕猎动物的「扣子」(左面男子手上的铁綫圈),以保护野生动物。
牧民巡山後开会,商讨如何跟邻村合作,进一步减少捕猎野生动物。
村民在树干上放置红外綫相机,以拍摄动物活动状况。
红外綫相机在日间拍得美丽的岩羊照片。
红外綫相机在夜间镜头下的熊。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