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焦點
大自然的智慧
項目點: 雲南

尋索森林族群──期待紅鼯鼠、滇蛙、白眉長臂猿

看真點白眉長臂猿。(摘自《赧亢七年》,李家鴻著)

文 / 韋邁龍,十歲

編按:

  「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南段位於雲南西部保山市隆陽區和騰沖縣交界,其中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有高等植物4,897種,又有各類珍禽異獸,包括國家一、二級重點保護動物81種 。社區伙伴自2007年起,陸續支持該自然保護區各種保育生物多樣性的活動,通過推動保護區周邊社區的傳統文化調查,探索社區在自然保護方面的非經濟動力,具體活動包括自然體驗,探索適切當地文化和自然環境的自然教育課程;配合當地白鷺保護的傳統,推動村民關注、觀測鳥類生活習慣,宣傳和保護雛鳥;讓村民認識傳統植物的生物多樣性知識;推廣生態農業及宣傳農藥的毒害,恢復農耕價值;保護古樹和水源林;觀察中華小蜜蜂及促進蜂與大環境保護等,同時協助建立社區爲本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志願者網絡。

  社區以傳統文化的視角進行自然保護,兒童又會如何看待生物多樣性保護?十歲的韋邁龍(Milo Whittle)(社區伙伴管理委員會主席麥哥利先生外甥)隨舅舅參加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的項目活動,有空在夜間到保護區追逐觀察有趣的森林動物族群,在等候與尋索之間,小孩的期待與乍見驚喜,足見大自然可如何帶給人類欣喜。小邁龍在以下文字中,活靈活現一幕追看紅鼯鼠、滇蛙和白眉長臂猿的歡樂圖景。

+ 擊點放大圖片
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外貎。(杜曉紅攝) 滇蛙多得數不盡。(艾懷森攝,摘自《溫潤的愛》,周伯潔著)
兩眼放光的紅鼯鼠。(藺汝濤攝) 紅鼯鼠真的會飛哩!(蓋飛攝,雲南高黎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山管理局提供)
看見白眉長臂猿了!(韋邁龍攝) 看真點白眉長臂猿。(摘自《赧亢七年》,李家鴻著)
兩隻白眉長臂猿。(廖士清攝,摘自《溫潤的愛》,周伯潔著) 熊猴。(艾懷森攝)

  在旅程的第五天,我們晚上十時出發去看動物,希望能在亞洲黑熊出沒的森林裡看到紅鼯鼠和滇蛙。酷吧!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也讓人有點膽顫心驚!我們徒步穿過森林,卻真倒運,沒有看到紅鼯鼠和滇蛙的踪影,最後只有往回走,因為再往前只會是多數亞洲黑熊棲息的森林深處 。

數不盡的滇蛙

  回程途中我們看見一個池塘,便去瞧瞧是否有滇蛙。看呀,看呀,看呀......嘩,數之不盡呀!滇蛙們全都在大聲地嗄嗄叫。有一隻滇蛙離我們很近,牠瞪著眼看著我,我便給牠拍了一些很不錯的照片。

  我們回自然保護區途中,一直以為不會看到紅鼯鼠的了。忽然電話響起,自然保護區的人拿起電話,露出了笑容。她用中文說ta men kan dao le,意思是「他們看到了」。我們立即跳上車, 到看到紅鼯鼠的那些人那裡去。 我實在太興奮了, 在車上不禁自言自語。 到達後我們便立即四處張望,發現樹上有一雙發光的眼睛。我將電筒往樹上照,看見了牠!牠比我想像的要大!有黃色發光的眼睛的紅鼯鼠!我們在那裡繼續等,不一會樹上出現了兩隻紅鼯鼠,然後三隻,然後四隻!

牠們真的會飛哩!

  但你猜紅鼯鼠最棒的是甚麼?牠們真的會飛哩!於是,我們就等著看牠們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終於,有一隻紅鼯鼠張開牠那雙「翼」,飛了大約二十米去到路旁的小山上。牠飛到小山後,便在大石間找鹽吃。我們忙跑到那裡,希望可以靠近看,看得清楚一點。我到達小山時,跟這隻紅鼯鼠距離只有一兩米。我拍了一些很棒的照片。同一時候,另一隻紅鼯鼠從林裡的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上。我們看牠時,另一隻紅鼯鼠從樹上飛到路旁小山上的那隻紅鼯鼠那裡。我們正在看時,又有一隻紅鼯鼠飛到那山上。結果我們看到三隻紅鼯鼠在同一個小山上。最後我們一共看到了五隻紅鼯鼠,其中四隻還飛了呢!自然保護區的人說我們是見過紅鼯鼠的人裡最幸運的了;能夠如此接近紅鼯鼠,也算得上是最幸運的人了!紅鼯鼠不害怕路上的大貨車這一點,也讓我感到很有趣。

  第二天早上我給非常熱心的美琪(社區伙伴的一個同事)吵醒了。她衝進我們的房間,高聲尖叫(我這裡有點誇張):「他們打電話來,說他們看見白白白眉眉长长长臂臂臂猿猿(白眉长臂猿)了! !」我立即從床上跳起來,穿上衣服,抓了些早點便準備出發。

  我們跟著自然保護區的嚮導,沿著林裡的小路走了好一會,然後往右拐, 直接往森林深處走。在森林裡,我們在一個很陡的山坡上往下走,我差不多摔倒了十次之多,把臉都埋到地上去了。這樣子走了二三十分鐘,我們聽到一個聲音,聽來像哇哇哈嗚嗚哈嗚!但其實很難描述是怎樣的聲音。我們在刺人的竹林裡搜索......嘭!我們踫見了...... 另一群人(嘻, 你以為我們踫上誰呢?)但我們仍然聽到哇哇哈嗚嗚哈嗚的聲音。然後,我看到人們臉上露出了笑容,我慢慢抬起頭來,樹枝上......甚麼也沒有。兩個字:傷心。

是誰尖叫?

  但是,當我抬頭看另一樹枝時,我好像看見一個長了有毛的手和腳的巨型棕色足球。等一下!那真是一個長了有毛的手和腳的巨型棕色足球嗎?不!!!就在那一刻,有人尖叫:「是....是....一隻白白白眉眉长长长臂臂臂猿猿呢!」我心裡想,是誰以這樣的聲音大叫「是一隻白眉长臂猿」?聽來就像他剛當上美國總統,但在致辭時忽然發現自己只穿了一條有紅心的內褲一樣!然後.....我才留意到,剛才這樣叫的人..... 是我自己!無論如何,像一個瘋子x1000那樣尖叫之後,我怎麼做呢?

  我慢慢將手放到口袋裡,雙眼一直瞪著长臂猿,然後拿出相機,按「開機」的掣,然後按「錄影」的掣,姿勢一直都很專業。然後我將鏡頭聚焦這隻人猿,用我的相機(不是這iPad)錄製了一條偉大的錄像。

  無論如何,我完成了拍攝等等的所有事情後, 才聽到像豬叫一樣的「嚄」聲,但比豬聲低沉,更像給人踩中臀大肌(就是那甚麼東東的科學用語啦)所發出的聲音。我問嚮導那是甚麼,他說是熊。我大叫:「 熊!」。嚮導說:是熊猴,不是熊。「噢。」 然後我們便回自然保護區,一面走一面說:「任務完成。」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