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目焦點
整全健康(過去項目焦點)
項目點: 雲南

藏族農家衛生員對健康問題的省思與行動

藏族用草藥黃色報春花可以清肺熱及消炎。(申頂芳)

文 / 斯南尼瑪(藏族,社區伙伴在德欽佛山項目地區的核心村民)

+ 擊點放大圖片
藏族用草藥黃色報春花可以清肺熱及消炎。(申頂芳) 藏族用草藥紫色報春花可以消除肺炎和利傷口。(申頂芳)
藏族用草藥鼠尾草可以治牙熱病和肝熱病。(申頂芳) 藏族用草藥白芨可以止血、消腫及生肌。(申頂芳)
藏族用草藥牛蒡可以解毒消腫。(申頂芳) 藏醫在向布朗族村民介紹藏藥知識。(申頂芳)
衛生員們在宣傳活動上推廣健康知識。(斯南尼瑪) 婚宴中大量飲用外來飲品,對身體有壞處之外,還帶來大量垃圾。(斯南尼瑪)

  本人出生於貧困山區,因家庭條件不好,念書只至小學三年級便輟學在家,十一歲開始與跟隨家鄉的老居士學習傳統文化及藏文,參加各種傳統居士活動,後來跟迪慶州藏醫院德青吉美老師學習一段時間藏醫,二零零零年代初鄉醫院招聘鄉村保健員培訓,因爲我懂點藏醫,又獲村的領導小組推薦到醫院學習,便當上了鄉村農家衛生員。

  後來認識卡瓦格博文化社木梭老師,他培養我在家鄉做傳統文化保護活動,開藏文夜校及承傳各種傳統歌舞等,於是認識了藏族農村項目支持方社區伙伴。

濫用西藥和中成藥

  在社區伙伴的支持下,我在家鄉還做一個互助精神的調查,在調查中發現,其實在這樣貧困山區裏的村民們這麽多年持續快樂生活,都來自於互相幫忙,比如我家這麽窮,如果是在城市或者是其它地方的話,生活肯定是很痛苦的,可是恰好生活在藏族山區裏,是傳統文化和互助精神持續了我們的生活。而在互助精神調查反思中發現,之前因爲我們的村子比較偏遠,因此出現明顯的少醫缺藥的現象,有些村民得病也得不到及時治療。然而,後來有了我們農家衛生員之後,出現了另一種更令人擔心的情況,由於農村醫療保險减免後西藥和中成藥藥品很便宜,村民便濫用藥品,有些甚至還沒得病,感覺要得感冒或者有一點不舒服就去找農家衛生員打針,衛生員也爲了自己的一點利益就打抗生素,全村每年80%的人就打過針,濫用抗生素的現象非常嚴重。還有些村民經常吃西方的止痛藥,並且還吃了上癮,像吸烟一樣,一天要吃5至7片去痛片和止痛散等,吃得更多劑量,便要吃更重的藥才能見效。

濫吃外來食品導致垃圾充斥

  不單過度依賴藥物,村民們亦非常依賴外來食品,特別是婚喪或者逢年過節時候,總多吃外來食品飲料、啤酒、各種垃圾食品等,而且在撿蟲草和撿松茸時也帶了很多垃圾食品到山上,於是嚴重污染了社區和附近的自然,也危害了村民們的健康。

  後來我要求社區伙伴支持我們鄉村農家衛生員和村醫,做社區健康調查,主要是藥物使用情况調查、藥物依賴調查、村民收支調查和婚禮收支調查等,還做一些短期的傳統藏醫藏藥的培訓,希望能够通過農家衛生員來改善目前的社區健康問題。幾乎所有農家衛生員都參加健康調查,共18人。經過幾年的調查和交流培訓,有些農家衛生員確實改變了很多,很多農家衛生員明顯减少濫用抗生素,並且還組織村民生態健康活動,比如巴美村的巴隊小組農家衛生員斯那扎史,就在他的家鄉做起了全村垃圾處理活動,在撿蟲草和撿松茸的地方也做起了垃圾處理,村民自發减少外來食品和使用本地傳統食物,還保護野生動物等。另外,巴美村吉卡小組的農家衛生員此裏取宗,組織婦女在社區裏撿垃圾和垃圾分類活動,村民亦交流外來食品危害健康和污染環境等問題。古水的農家衛生員說,她現在很少給村民打針,有些村民還生氣,批評她不像以前一樣勤快,於是她跟村民解釋,不是我不願意給你們打針,針打多了對你的身體有害等健康宣傳。

  我的恩師德青吉美老師和佛山鄉醫院藏醫格茸的短期培訓後,農家衛生員們還懂一點藏醫的初步道理及常見病的治療,比如說感冒了,就不用以前一樣直接打針,我們可以用熬藏草藥等傳統的方式治療。還有些常吃上癮止痛藥的村民,我們跟他們交流後,有些村民戒掉止痛藥一個月左右就不再頭疼了。

濫喝啤酒

  我們亦關注村裏過度飲用外來啤酒的問題。來自巴美村委會的格中小組,在婚禮裏喝啤酒飲料很厲害,拿2斤容量大的碗裏倒啤酒飲料來乾杯,非常恐怖,迎親和送親的人婚禮過後都會大病一場,村民都覺得不好,但是這好像成了風俗或習慣一樣,很難改變。我們的農家衛生員追查婚禮收支調查後發現,他們有一次婚禮禮品收入是25000元,支出近20000元,其中三分一是購買啤酒和飲料,後來這些數據反饋給村長,村長組織全村討論後,邀請上師鼓勵很多男人戒酒,並且規定婚禮裏不能像以前一樣喝飲料及啤酒。

 

返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