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寻回世界的灵魂──当物理学与道家哲学相遇

2016-08-16

文 / 郭慧

编按:

社区伙伴于去年底​,邀请来自欧洲、从事可持续生活思想及实践探索的物理学家Shantena Augusto Sabbadini到北京走访交流,分享他研究中国古代道家哲学的心得,如何与物理学知识比照,从而省思今天以科技主导的世界面临的困境及出路。社区伙伴的合作伙伴郭慧听取了Shantena的分享后,以此文记述她的领受和对当下世界的反思。

Shantena Augusto Sabbadini过去分别在米兰大学及加州大学担任理论物理学家,在米兰他研究量子力学,一直对观察量子过程的细节深感兴趣。他亦醉心于中国古典哲学的研究,包括《道德学》及《易经》,以此作内省工具,并从而吸收养份,寻找古老智慧中,能够应对当今现代化和全球化引致危机的解救出路,实践可持续生活。他本身亦是一名农夫。​


探究可持续生活思想及实践的物理学家Shantena Augusto Sabbadini
(照片来源:Shantena Augusto Sabbadini个人网页-http://www.shantena.com/en/abou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5年10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一位研究量子力学及道家思想的西方人——Shantena,在北京做了一场关于世界灵魂的分享。当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交汇时,除了表面碰撞出的激烈火花,我们仿佛也看到了暗含于其中的深刻关联。Shantena通过研究西方物理学高端的“量子力学”领域的成果与心得,借由翻译道家经典著作《道德经》与《易经》的机缘,将西方科学与东方传统文化打通,这次讲座即是他对以上经历与思考的分享。另外,讲座还邀请了一位东方“哲人”代表——北京师范大学的田松教授[1],从东方文化看向西方文化,角度虽不同,但两人所持见解却相似相通。

大自然应对无序

讲座从一个基础的物理热力学参量——熵讲起,熵是描述系统“无序化”的度量单位。热力学第二定律中讲到“孤立系统的熵永不自动减少,熵在可逆过程中不变,在不可逆过程中增加”,此即熵增原理。熵的概念,是解释力极强的,许多现象与规律都可以用熵来解释,比如我们的地球、大自然。大自然本身是明智的,可将不断增长的无序,转化为有机组织。(作者著:按照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活细胞的物理学观》中所指出,生物会吸收环境中的功,而减少自身的熵,因而变得有序,此即为“负熵”)大自然在利用能源的同时,可以明智的非常低的制造熵,而人类不是如此。以科技发展模式来看,人类已进入了无穷尽的以科技解决科技带来的问题这个死循环,在这个循环中,熵不断增加,从熵的角度看,如果不改变发展模式,人类将无法继续发展。

可能从“熵”的层面思考问题,会把一部分人搞晕,Shantena从每个人每天都会接触到的概念“钱”进行讲解。钱的诞生本是利于物品交换的,而现在,Shantena指出“全球流通的货币总值4万亿美元,其中只有2%是在真实流通中,其余仅是货币间的交换,仅存在于电脑中。” 此外,因为钱越来越集中的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他们可以用钱定义规则,影响舆论,以及影响政治。同时,这又会带来极大的不稳定性。

科学的世界没有灵魂

谈及西方科学,Shantena认为,科学是建立在抽象的基础上,从复杂的现实世界抽取出来,通过实验,创造模型去比较,在此基础上再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丢失了——活生生的世界,科学的世界没有灵魂与道德的指引,而人类的经验是超出科学的解释与描述的。

接下来,田松教授举出两个非常形象的例子,与我们分享为什么世界不能无止境的增长。从中国西部少数民族村寨到太平洋的复活节岛,来叙述文明存在的几个前提:生态前提,技术前提与文化前提。讲到文化前提时,特地提出它的两个功能:拥有幸福与抑制技术的发展。田教授指出,“用科技无限突破地球有限,认为生态文明是工业文明后续的发展形态,这是建立在科技的虚幻基础之上的。科学技术的应用导致环境问题,这个‘生态文明’仅仅是工业文明的另一个版本而已”。

“道法自然” 含义深刻

讲座的内容大致如上,我个人对两位教授话语的理解可能存在一定的偏差,以致转述分享时难免变了味道。在这里也想说说我对科技发展与东方文化的一点粗浅理解与心路历程。作为工科出身的我来讲,曾强烈的认为是科技使人类生活水平得到了如此快速的发展与提高,现有环境问题的解决也必定依赖政府与科技的双重作用,才能得到根治。当有机会接触传统文化,并做了一些粗浅的参证后,我也在思考,这个世界的真理到底是什么?这个世界会如何转变?当不断的接触自然,了解到大自然广阔的胸怀与无穷的力量时,越来越觉得古圣先贤所提“道法自然”的深刻含义,当听了Shantena的讲座后,发现原来西方现代科技走到一定程度时,同样有验证东方传统思想的尝试与导向。这也使我从东西方文化原本对立的观点,逐渐转向可以接受二者的相融与相承。

Shantena提到的科学的思维模式,从现实世界抽取创造模型,在我参读《道德经》时,略微也有些相似感悟。只不过确实如Shantena所讲,西方科学是从活生生的世界中抽离出没有灵魂与道德指引的模型,而东方传统文化——儒释道不同经典,则是从现实世界,广阔的大自然中概括出富有情感与道德指引的生命经验,这即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世界灵魂吧!只不过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东西太多,各种情绪与欲望拉扯着自心不断向外求索,逐渐失去了探索本真的能力与愿望吧!

(社区伙伴编辑修订了原稿标题,并加插副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

1. 田松是曾在吉林大学、南京大学本科和研究生。曾在北京印刷学院教物理,在《中国矿业报》做编辑,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读博士,在中央电视台做策划,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做博士后。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哲学博士,理学(科学史)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科学传播、科学史、科学人类学、科学与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