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改造,只想回复自然

2014-03-17

文:「绿色昆明」"一人一树一故事"项目人员夏立
图片提供:参与守护古树的昆明市民徐硕丶魏林锋丶夏曦煜及"一人一树一故事"项目工作人员夏立

编按:

  云南省昆明市滇池周边114条村庄里散落着近300棵古树,树龄久远,有千年的唐梅丶四人环抱的黄连木丶开花时彩蝶环绕的野香橼……但城市化令这些古树面临种种威胁。社区伙伴自2012年起支持环保团体「绿色昆明」进行「古树保护全民行动」,鼓励市民参与守护古树。活动多样化,包括徵集五十对情侣和家庭爱心守护环滇的50棵古树,监察树木生长状况;向全社会徵集「我与大树的故事」;设计古树明信片;爲了救护生病古树,通过义卖及网络募捐专项基金,同时也邀请市民(包括树木专家)出手救助病树。

   此计划於2013年获得内地福特汽车环保奖之「自然环境保护-传播奖」三等奖。「绿色昆明」有关项目人员夏立在以下两篇文章中描述了救护古树的经过和感受,分享过程中跟树木産生的微妙感情。

不想改造,只想回复自然

+ 击点放大图片

当古树爱心守护者的昆明年青人齐心保护古树。

救助前的黄连木树身穿了一个大洞。

毛叶合欢树干上的小伤口需及时处理。

用石块填补树洞。

把树洞填补妥当。

小锅熬制接蜡,用以修护树的伤口。

爲树的小伤口涂上接蜡。

为毛叶合欢树包药。

爲古树除杂草。

清理古树根部的附生植物。

搭起支架养护大树。

为养护後的毛叶合欢重现生机。

  从没想过,在完成一棵古树的救助以後会那麽开心;从没想过,古树会成爲我生命里那麽重要的一部分。

  总是很喜欢古老的事物,他们带来的安全感丶厚重感丶甚至亲切感,都是现代千篇一律的标准化産物无法比拟的。这半年来,我看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大树。她们长在滇池畔,生在村庄里,目睹着沧海变迁,陪伴着日升日落。更不可思议的是,我有机会爲他们做些事情。

回到最自然的状态

  曾经对树木的生虫丶流胶不以爲然,觉得是一个自然的生态过程,也会觉得「树洞」好像树树必备,还可以装装我的小秘密。可当真正看到因爲真菌感染化脓流胶的古树枝叶渐渐枯黄,所有的苍翠不见踪影;看到被压住树根的古树无法呼吸慢慢死去;看到昔日坚硬的树干变成一碰就剥落的腐皮……我意识到,我们真的该做些什麽了。

  有人曾这样问过我:「树和人一样,生老病死自然过程,何必干预呢?」毫无疑问,我们尊重自然,这也是我们恪守的原则。然而急速的城市化发展给环境丶给古树带来了太多的危机:因爲周围施工开发,400年的黄连木被小小的水泥树池死死围住,根部陷于地基下方约2.5米;因爲住户的淡漠偏狭,百年滇朴沦爲农具的挂架;因爲养护责任不明,本该葱郁整洁的古榆树群杂草丛生,枯枝压树;因爲周边村民无暇无力,本是村中宝树的清香木被修建的公路压着树根,虫害肆虐;因爲长期无人照料,昔日苍劲的毛叶合欢树干虚空,弱不禁风;我们保护古树,保护环境,幷不是想要改造她们,只是想让她们回到最自然的状态。

充实而妙不可言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守护丶救助,可看到自己熬的蜂蜡松香填满了树干上的伤口;看到冬日的阳光穿过修剪後的枝丫;看到和树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师傅感叹着这样的树实在是宝;看到小小守护者用画笔勾勒出大树的形状,听村民讲着过去几十年里古树的故事……这一切都变得充实而妙不可言。

  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去救助古树,总会有村民慢慢的围过来:「这可是村儿里的风水树呢」丶「以前啊,树里还住着着两条大蛇... 」丶「每年初一十五家家户户都是要来拜一拜的」丶「有什麽要帮忙的随时招呼我们啊」。从这些最最质朴的语言里,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家对古树的关心与爱,而这一切──来自社会丶公衆的认可丶共鸣与参与,恰恰是当前我们最需要的。

古树救护小记

  一棵树,就是一个小小的生态圈:它涵养水土丶附生枝蔓丶记录历史丶寄托情感……

  和古树打交道半年多以来,对古树的感情,只能说是更熟悉丶更亲近丶更热爱。在这里我记录的是一次古树救助的过程。

接蜡填补伤口

  跟着四位林木养护专家老师傅们一起,我们来到白鱼口村,探访那一棵跨越近两个世纪的毛叶合欢。经过上一次的救助丶树洞被填上後的毛叶合欢显得更有生机丶更坚实了,树干上的苔层也在石硫合剂的作用下逐渐脱落,本周救助的重点是用接蜡填补馀下的小伤口,幷爲树干包药。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本周的救助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养护师傅用扁凿和刷子细致的清理着伤口的同时,参与救助的守护者也在其帮助下准备着封伤口用的接蜡。点燃便携酒精炉,找来砖块和石头做垫脚,用刷子慢慢搅动,看着一块块接蜡在专门准备的小锅里慢慢化开来。这次所用的接蜡是专家李老师在家事先熬好的,他表示大家自己准备也不复杂:用小锅按照7份松香丶2份蜂蜡丶1份猪油的配比来熬制即可。接蜡化开时,伤口的清理也完成了,大家在老师傅的带领下用小刷子细致的沿着树干上伤口的边缘开始涂抹,涂完一圈,等蜡稍乾,再补一层。

用药包裹树干

  接下来要做的,是爲古树树干包药。李老师表示如果只是简单的往树上喷药,并不能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而用「包」的方式,效果会大大不同。「包」顾名思义,是将涂药後的树干裹覆住,而具体的操作,包括准备「包」所需的药布和将其固定在树干上。养护师傅将折叠後的毛毡浸泡在混合了蚧必克丶高效氯氰菊酯丶伤口涂抹剂的药桶里。随後,大家合力将在浸泡过的毛毡拉伸,在养护师傅的带领下顺着树干包了几圈,又用薄膜包覆住毛毡以免药水漏出,最後缠绕胶带以固定。至此,经历了除草丶补洞丶修补小伤口丶涂药丶包药等环节,对这棵毛叶合欢的救助初步告一段落。

  第二站我们来到了中谊村。村口的黄连木比以前茂盛了一些,但树干上的伤口仍然触目惊心。守护者娴熟的将小锅架起,养护师傅清理着伤口,其馀的人几乎用上了所有现场的工具给古树松土,大家有条不紊的展开了对这棵黄连木的救助。工作完成,我们发现补完的树洞居然是一个可爱的心形!此外,大家还发现,旁边原本已死的黄连木居然长出了一些新芽,尽管这可能只是那一部分树干仍能供给养分,尽管这些新芽幷不意味着古树复活,大家仍然讶异感动,也爲这棵老树千疮百孔的树干涂上了一层石硫合剂,希望它走的慢一些,缓一些。

救护过程受限

  被筑起的树池围在路中央的一棵黄连木,是我们救助的第三站。路基被抬的有三米多高,这棵昔日繁茂壮硕的古树就在路基之上,有了明显的枯枝,树干上伤口狰狞,会而来往的车辆稍不注意就擦到外延的树枝。一个月前,我们就这棵古树的情况向晋宁县林业局做了反映,而他们的答复,即对中铁路物流港项目指挥部提出「加强对周边古树的保护丶对古树围池进行清理(扩大树池)丶采取措施,对擦伤枝条进行技术性修复」等整改要求,也没有任何真正改善了古树状况的迹象。而由于高高围起的栏杆,我们无法展开全面的救助,只能爲其将枯死的枝干锯除,简单的涂抹伤口清理药剂。

  路旁的斜坡下,有着另一棵古树──滇朴。由于根部土壤开阔丶水分足丶日照好,这棵滇朴的健康状况称得上良好。对它的养护,也只需要简单涂抹石硫合剂来防治病虫害的发生。工作结束,大家围着古树坐在山坡上休息,身旁尽是小小的滇朴苗和爬山虎。看着这些生命力旺盛的小东西,一天的辛劳,早已去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