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与人 —— 连结与转换

2018-11-06
 

文 / 郑廷斌(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学士,美国德州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环境研究所硕士,无痕山林运动高阶教师,现任职台湾希望青少年多元适性发展协会秘书长,中学高关怀班与多元班外聘讲师。)

编按:土地伦理——从传统文化学习自然之道

        现代化对传统村寨一大冲击就是对自身文化的不自信。这种不自信让人容易拥抱主流文化中人定胜天、征服自然的观念,但这些观念却是当前生态危机的源头。常跟外界打交道的村寨青年,更是容易陷入文化身份认同的混乱中。重新认识自身文化中与自然相处之道,既是一种寻根,也是青年选择生活方式的立足点。

       社区伙伴有幸遇到来自台湾的郑廷斌老师(大家更习惯叫他“斌哥”)。十五年前,他跟台湾泰雅族的朋友成立了泰雅猎人学校。斌哥深信,传统村寨之所以能存在这么长时间,一定掌握了跟土地及动植物相处的技能、知识和伦理法则——斌哥称之为“土地伦理”。创立猎人学校的原因就是为了协助传承和分享狩猎文化。斌哥自身的经验,加上他熟稔生态心理学、自然疗愈、无痕山林(LNT)等体系,让他成为与村寨青年探索当地文化的合适人选。在斌哥眼里,地球所有地方都是相连的,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一个地方好,没有用,要多数地方好,社会与世界才会有希望。”因此他愿意多次来到中国大陆,与年轻人分享土地伦理。

        本着尊重当地文化和因地制宜之信念,每次斌哥都会跟当地人重新设计户外体验路线,也让他们当活动助教。本地人熟悉自身文化习俗,斌哥则提供了土地伦理的视角。学员边走边学。一是向传统文化学习:行前寨老的祝福、村寨指路碑、葬牛文化等,斌哥都详细解释那是如何体现当地人对万物的尊重与敬畏。二是向自然学习:透过晚上独处、赤脚行走、多角度观察自然等环节,学员打开身心倾听自然的教导。三是向同伴学习:学员分小组准备户外露营和一顿需用火煮食的晚餐,从食材选择、厨余处理、篝火处理等环节学习“最低冲击原则”。

        在过程中,斌哥扮演着“桥梁”角色。他静心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感知大自然想要展现给参加者们的一切。跟着斌哥一起走,会发现他总能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方,做合适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斌哥说:“面对自然需要从过客逐步转为‘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的融入。”他带领工作坊时就在言行身教。

        在斌哥户外体验课后,贵州本地协作团队引导村寨青年挖掘自己村寨生活中的土地伦理,如:采摘时采大留小、生态的农耕方式、信仰支撑的护林方式等。这些都呼应着斌哥常说的话:“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并不代表不存在”、“够用就好”。在本地协作团队持续推动和支持下,村寨青年也行动起来。一位学员以当地妇女和孩子为对象,在村寨组织了无痕山林野炊。一些农村社区工作者则把活动设计和内在精神融合在他们的工作中,带入更多探索人与土地关系的视角和讨论。

        在土地伦理的指引下,青年人正在寻找村寨可持续未来之路。(文/邓巽婷 社区伙伴项目官员)

         “人生没有偶然或意外,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认同这句话,但是也明白,“人生是自由意志与选择的结果。”这两句话都是这几年在分享时我常说的。

缘起

        多年前我曾带领台湾荒野保护协会的无痕山林(Leave No Trace,简称LNT)户外工作坊,后来其中一位伙伴到北京自然之友1工作,建议自然之友的自然体验师培训应该要有无痕山林的种子(初阶)讲师培训。由是之故,2011年我和徐铭谦2在北京培训了中国大陆第一批的无痕山林种子讲师。没想到当初埋下的种子、点燃的一把火,这几年散播到中国各地,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后来更与自然教育及其他领域相结合。

        曾有朋友问我说,要做多久才有成果。我说,至少10年,10年才可能有初步的成果,而至少15-20年才可能看到影响的结果与改变。当初我跟台湾泰雅族猎人阿雄走了10年,成立了泰雅猎人学校,至今已经15年了,路还在继续走,虽然走得辛苦,但是我们明白,有形无形散播出去的种子及影响无可限量。

        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3在《种子的信仰》这本书写了这么一段话:“虽然我不相信没有种子的地方会有植物冒出来,但是,我对种子怀有大信心。若能让我相信你有一粒种子,我就期待奇迹的展现。”我们就是努力去做,去埋种子,何时发芽不知道,可能3-5年、10年或20年,也可能永远不发芽,但是我相信只要埋下种子,做就有机会,不做永远没机会。

        教育本来就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成功不必在我。

        一位人类学家曾说过:“千万不要轻视一小搓有想法有毅力的人,他们可以改变世界。事实上历史的改变皆是如此……最重要的是个人的投入,唯有个人的投入才能改变社区,也才能将影响扩散到世界……只要我们找到个人的使命和呼唤,一个人能发挥的力量是无穷大的。”

地球人概念

        我们都是地球人。

        世界各个国家与大陆在大海里面,都是彼此相连结的。一个地方的污染物,会飘散及影响到其他国家或区域;病毒或传染病也会藉由各国往来的密切而迅速传播散开。个人意识与思想,也会形成区域、族群、国家及人类的集体意识。全球人类真的是祸福与共。

        你们来到我的地方,这边是地球,你们回到你们的家,那边也是地球,你照顾好你的家乡就是在保护我的家乡,因为地球每个地方都是我们的家,我们都是地球人。

应“召唤”散播种子到中国各地

        2011年在北京培训,夜晚和朋友坐着聊天,惊见两股气流的对抗。我明白,万事万物反映人心与社会现象。或许北京历史古都尚有待解的问题,而我该是时候到其他地方去了。基于个人的理念,我宁愿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一个地方好,没有用,要多数地方好,社会与世界才会有希望。因此这几年在中国大陆各地跑了不少地方,每个地方我几乎都是第一次去,人生地不熟的,但是我也明白为何会到那边,都是事出有因。
 

尊重、谦卑及本土化

        这么多年带活动从来没出过事,并不是因为我多厉害,而是我很有礼貌、很谦卑地尊重在地的一切。每次活动我必会带领大家追随传统,用当地酿的酒作仪式,呼唤“大地之母、山川众神、万物之灵、及过往的祖先与人们”,除了保护我们一切顺利平安外,也协助这些伙伴,做“对土地、对环境、对万物众生、及对人类有益的事情。”

        “协助无所不在,力量无所不在”。

        有人说我的培训比较不一样。事实上,无痕山林户外环境伦理的部分只占培训的约1/3而已,我会将生态心理学、土地伦理、自然体验及辅导青少年的经验全部加进来。无痕山林的“七个原则”4是建议而非教条,重点是因地制宜,跟本土的智慧作连结。基本概念就是“尊重”及“最低冲击原则”,另外,我加上了台湾原住民的智慧“够用就好”。

        万法归宗,其实所有的道理到最后都是一样的。

        有朋友建议也问说,为何不多留些时间在中国大陆各处分享。我说:我能有今天得益于多年来在台湾山林的感悟,以及跟原住民的接触与学习。板块运动形成的台湾充满了巨大的能量,而这一切启迪与滋养了我,让我有能力带到各地分享。此外,在台湾我是在做(问题)高关怀青少年辅导,看到大多数的问题都来自于家庭,孩子成长只有一次,我不能做一个缺席的父亲,因此努力在理想、工作与家庭间取得平衡,而家是最根本的。

        多年来在中国大陆各地培训与推广,表面上是伙伴邀请我过去,但是实际上我明白是土地召唤要我过去的。曾经想过我何德何能,为何是我,但是这几年明白了,这也是此生我来到地球的使命:“扮演桥梁与连结的角色,协助连结人与土地、人与自然、人与万物众生、人与人,以及人与超自然(灵性)的任务”。

人生的另一个弯——土地的召唤与灵性

        多年未到北京,因为北京人才济济不缺我一个,许多有经验有能力的伙伴在此,我必须尊重他们以及他们的领域,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也没那么厉害”。2017年,我又来到北京。原本拒绝北京伙伴的邀请,但是突然某夜,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我的内心要我过去,于是连夜回复答应。可是心里一直感觉纳闷,要我到北京真正原因为何,后来,终于在北京关外的冰山梁与燕山学堂明白了。

        以下是回来后的记述:

        “车离开北京也过了长城,进入松山的山区,我一惊,这不是明末大将袁崇焕屯兵屯田的广大区域吗,内心约略有底了。沿途经过农村的古城门、看到烽火台以及残长城…… 

        培训开始的仪式,我加上了请这边的亡灵们,‘过去已经过去了,放下难过、哀伤与忧愁,跟着光跟着音乐到他们该去的地方’等字句。除了呼唤请求这边的土地、山川众神与万物帮忙外,也是集齐这次参与者的正向意识与能量。

        夜间独处,一些人闭眼都能感受到脚步走动或奔跑奔腾(他们许多人也是不相信或从未遇过)。之后的一堆篝火,是更进一步的祝福与协助,也是大家的围坐分享及交流。抚慰愤恨孤寂飘荡的心灵,相信对人间及对社会都有帮助。

        离开冰山梁前,我在古城门前跟大家讲述过往的历史。人要记得历史、要抚慰历史、更要放下历史,人心才能从滞涸封闭中释放出来……

        在燕山学堂后方长城的烽火台里,我举起酒碗,‘他们’蜂拥而至让我内心激动与碰撞,久久无法言语,他们的苦楚孤寂我能理解,或许也是许久没有人还记得他们,更不要说祭拜祝福他们。

        在日夜温差大、险峻山脊稜线间构筑长城,真的是一页心酸史,更不用说造成许多家庭的悲剧。

        人生转变迄今,许多的任务连结与分享交付,我当尽力而为。如果能因此让土地、让自然万物、让人类社会更好,那也值得了。”

信息传递者的角色

苏州同里湿地公园:

        “露营场旁就是一片森林,黑暗中穿过森林走回步道,我的感觉来了,森林的氛围与灵气给我信心与力量。

        第二晚我选择在森林中的大树下露营。带完夜晚森林中简短的独处后,我跟大家分享,面对自然需从过客逐步转为‘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的融入,无痕山林与环保是需要真正地爱自然、视土地为妈妈、万物为兄弟姊妹,才有实践的可能。

        是夜,躺在大树下看着在风中摇晃的树稍,大树稳重的屹立护卫着我,直到我沉沉地睡去。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醒来,似乎是调皮的精灵穿过帽子拨弄着我的头发,让我神经紧绷。没过多久,又像是一只狼或猫科动物,温柔地覆盖在我的腰间,就像是在抚慰着他的孩子一样,让我全身放松直到微明天亮,睁眼看着树稍上摇晃的树枝。”

云南高黎贡:

        “去云南前的感觉,是如此的不同与强烈。我信任与臣服宇宙天地要我做的事情, 以及给我的感召与学习。

        整天的下雨,让保护区人员担心下雨在山上露营会有状况。我告诉他们不用担心,户外培训将会是好天气,我也不知道信心从何而来,但就是内心平和地相信。

        一早云雾逐渐散去,露脸阳光逐渐照耀山林大地。独处的夜晚,更是明亮月光照耀有如白昼,星星也在周围闪耀着。月亮星辰的宇宙能量,以及高黎贡群山都在协助着我们,恩赐如此广大让我感动。

        细雨开始飘下,催促着课程即将结束的我们,回到营地进行篝火点恢复原状的处理,处理完毕雨才开始变大,宛如协助土壤植被的复原。

        彩虹卡传递给大家天使的讯息,我跟这些劳苦功高守护地球生态的伙伴们说,只要是对土地、对自然、对万物众生、对人类有益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宇宙天地将会给我们一切的协助,这两天已经证明了。

        我深深地感动与感恩,天地万物及此地的一切存有,证明了我相信与所说的没错,经此一役心中再无悬念了。”

云南昆明石城 "在地自然学校" :

        “山顶有两根柱子也有老坟,两根石碑上的字,早已经被历史与风雨侵蚀得看不清了,看着一个被挖掘的盗墓,像数个隆起小土堆的坟,早已经被世人遗忘……突然我有个感觉,我是被召唤来为这些坟作协助与祝福的。

        下山半途遇见独自居住的老爷爷,我有个感觉,我是被召唤来在老爷爷有限生命中,协助跟这群有心的自然学校伙伴做连结的。

        在老爷爷房后我分享道:这是汉人传统也即将消失的‘土地伦理’——流血流汗自给自足,跟土地万物有最深的互动,包括房子及大部分用品与食物,都来自土地,未来也将回归于大地,对后代晚辈是如此亲切的照顾与带领。80多岁依然是个典范,传递信息给后代晚辈,教导我们如何生活,如何好好地活着。

        在古坟的碑前,我用当地的酒祭拜完,念着所写的祭文——凌晨被石城回族伊斯兰教晨祷唤醒文思泉涌所写的:‘感谢你们曾经做过对人类美好的事情,请放下你们的遗憾、忧愁、愤怒与烦恼,跟着光跟着音乐到你该去的地方,让宇宙大灵(上帝)、大地之母以及山川众神来协助你们,我来了,我们怀着爱与善的伙伴来了。’

        我终于明白,原来山千里迢迢把我从台湾叫来,是要我带领这群在地以及各地来的伙伴,协助连结人与土地,学习在世老爷爷的典范,以及对亡生者的超度与祝福。培训只是过程,人与土地、人与自然万物的连结才是根本。”

贵州南江:

        “气候与天气事实上是受到人的意念与情绪所影响的。在中国大陆干燥地区作培训或参访,却偏偏阴雨不断。虽然外相带给我们不方便,但是我明白这是内心的意识召唤来的。而潮湿地区的培训,带给我们都是好天气与极为顺利。

        赛斯(Seth)5说:‘你的思想就像花一样,开成了你生命中的事件。要想改变你的经验或其任一部分,你都必须先改变你的观念……气候,那是你们每个人个别的反应汇集而成的结果。’

        户外培训当天凌晨又下了不少的雨,早餐时我望向天与山,除了呼唤赐予我智慧、能力与力量来协助他人外,也期待给我们好天气,晚上能有满天星空与月亮。之后我们就放下不再去思考了,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山里面天气愈来愈好,下午竟然是无云的太阳天气。夜间独处时,云雾逐渐散去,星空出现,生篝火分享时满天星空呈现。深夜睡觉时,明亮的月光照耀着我们,凌晨,溪谷山岚云雾升起变幻,美极了。第二天下午的静默,下了点小雨又停了,直到我们结束回到民宿。天气与外相,一切都依照我们的想望来安排。

        “世间万相皆由心生。外在世界无有一理不是源生于内,也无有一动不是先发于心……你专心致志在什么上面,你就得到什么……要知道自己心里有什么感觉或思想,造成你们实相的就是这些东西。将精神集中在那些能为你们带来理想结果的思想或感觉上。”

台湾哈盆:

        在台湾举办高阶培训,是希望能够让伙伴们看到台湾本土及原住民的土地伦理,以及来自美国的无痕山林如何跟本土的智慧连结,更重要的是感受台湾这块土地的氛围:

        “上山培训前,猎人阿雄用米酒带领我们作仪式,告知与祭拜泰雅祖灵。我跟这些朋友说明,过去原住民的生死以及生活的一切,都是跟土地与万物有很紧密的连结,因此透过祖灵,去感恩与连结土地万物。

        第二天,我先行在三叉路等大家,远远听到他们聊天谈话的声音。突然一阵风起,瞬间我意识到树梢间,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往声音的方向过去,我直觉那是山中的‘精灵’。精灵探视完又回到各处,我明白他们知道我知道他们。

        晚上在溪谷步道深处,我又做仪式召唤山川众神、大地之母与万物之灵,吁请协助与保护,现在及他们未来的努力。

        各处的连结与协助无所不在。我回复西安的老师说:‘在每个地方都感受到土地的美好与照顾,人心的良善与爱,西安与秦岭更有先圣先贤的加持,谢谢你。’

        环保与无痕山林是量的问题,万人登山与万人路跑等大型赛事,我们是抵制还是进入协助?若我们能进入影响与协助,能影响的量与创造的效益是很可观的。

        不要变成敌人,变成敌人,只会激起更多的对抗,在人心间筑起更多的高墙,有时甚至是对方要刻意激起我们的愤怒与对抗。

        用爱、善良与勇气来面对这一切,要成为朋友才可以沟通交流,让我们大家做朋友吧。

        Ben分享了HOPE:HOPE就是Help Other People Everyday,不断地去协助他人,任何人,这就是散播爱与善的概念。

        我分享四句话:当觉得世界不好时:1、用爱而不是恨来看待问题;2、让自己成为你想要在世界上看到的改变;3、用善良与勇气来面对困难与挑战;4、就算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也不要连让自己快乐的能力都没有。”

结语

        美洲原住民说:“碰到可怕的遭遇时要说‘谢谢你’,因为那里头一定有个什么教训。”

        台湾已故圣严法师6说:遇到人生的课题时,“面对他、接受他、处理他、放下他。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相信‘相信的力量’。”

节录写给伙伴的话:

         “疗愈土地,也将疗愈你的身体与心灵,同时带给你希望与力量。

        大灵(佛菩萨或上帝),土地妈妈与动植物的灵,透过我的嘴传递讯息给同学,个人再从经验与领悟中做解释。这个过程中,我的感知与灵性震动频率大幅提升,甚至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

        当你难过、困惑、生气或充满压力等情绪垃圾时,去聆听风吹过草木的声音,水声,动物的声音,闻闻草叶花香等大自然的味道,赤脚感受土地妈妈的体温,让自然与灵性卸下你心中的垃圾,抚慰你的身心,让关怀、无私、包容与爱进到你的心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很愿意协助我们的,只要你愿意擦亮与打开你的心,影响与改变就开始了。

        改变自己,就是改变世界的开始,当你开始改变,力量与协助将源源不绝。影响正在进行中,社会的改变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到来,我们一起努力。”


1、自然之友,成立于1994年,是中国成立最早的全国性民间环保组织,致力于通过环境教育、家庭节能、生态社区、法律维权以及政策倡导等方式,重建人与自然的连结,守护珍贵的生态环境,推动越来越多绿色公民的出现与成长。

2、台湾“手作步道”倡导者、台湾千里步道协会副执行长。

3、亨利·戴维·梭罗(1817-1862),美国作家、哲学家、超验主义代表人物,废奴主义及自然主义者。其思想深受爱默生影响,提倡回归本心,亲近自然。1845年,在瓦尔登湖畔隐居两年,自耕自食,体验简朴和接近自然的生活,以此为题材写成长篇散文《瓦尔登湖》,成为超验主义经典作品。

4、“无痕山林”七原则:1、旅行前做好充分的计划与准备;2、在可承载的地表上旅行与野营;3、恰当的处理垃圾;4、将发现到属于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回归原状;5、降低营火对自然的影响;6、尊重野外生物;7、尊重其他旅行者的权益。

5、赛斯,国际心灵导师,1963年透过美国女诗人珍.罗伯兹(Jane Roberts)进入通灵状态时,口授其教导,并由她丈夫罗伯特·布茨(Robert F. Butts)逐字纪录,传世为赛斯资料,其内容涵盖心理学、超心理学、物理学、医学等范畴,开启了新时代运动(New Age Movement)。

6、圣严法师(1930-2009),佛学大师、教育家、台湾法鼓山的创办人,致力于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以教育完成关怀任务,以关怀达到教育目的。著有《正信的佛教》、《信心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