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邻泥土香

全然地和星光在一起

见 · 远:深度生态学
全然地和星光在一起

文  ▏ 清水[1]
插画  ▏ 全海燕

童心无染的世界

  你曾经在夜里看过满天繁星的美丽吗?

  试试幻想,此刻你躺在星空下,安静地待着,不为了辨认星座,也不是等流星雨,只是安静地待着,不思未来,不想过去,感受全然地和星光在一起。

  全然地。

  你可曾有感受过深深地进入星光的美丽中,不是欣赏,不是观看,而是成为星光,和星光融为一体,在星空中,忘记了小小的自我。

  而你,就是美丽的一部分。

  在我还是个三岁小女孩的时候,我和父母兄弟及动物们开始住在山中一条人口稀少的小村落。而这之前,我出生在海边一条人口较集中的村庄中。

  当时山里的电力供应不稳定,电视机还未来到山中,随时断电的情况常有发生,家里蜡烛随时候命,没有光害的年代。

  这样的时空背景下,夏季的晚上,屋子外抬头的那片星空,便是当时的我,最爱的电影院。

  当屋子外陆地上的一切,沉隐在黑夜之中,虽然,夜里虫声蛙声轰隆般响地包围着我们,但是,吸引着我目光的,常是繁星灿烂的夜空。有时候,当台风将来,夜空中的流云翻涌,如大海浪涛,一波接一波地翻涌而过,有时候,也迎来安静的星光弯月,或流星闪烁,划过漆黑的夜空。

  每夜安静地躺在夜空下渐渐入睡,是我生命中重要的经历。

  在我童稚心灵中,生命成长的初年,注入了不能言说的力量和滋养。

  在自然广阔的胸怀中,我获得大量不被打扰的丶独自观察丶探索丶感受的空间。

  培养了初年的我,在感受力,觉知力层面上的基础。

  感恩,我是一个被大自然祝福及启迪成长的小孩。

  在小学四年级时,买了本小小的日记本,开始每天临睡前记下生活的事情。

  那时候,有一篇中文作文题目“我的志愿”,让我印像深刻。

  当时我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麽写。因为当时所知道的职业非常有限,成人所鼓励的,不外乎是商人丶医生丶护士丶警察,消防员之类的。

  而当时对我所知道的丶能想到的所有职业,都并不向往。

  後来写了什麽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因为这个作文题目,还真的去认真思考了一番。得来的结论,不是我将来该做什麽,而是认定了一定不做的三种职业。

  是警察丶护士丶老师。

  原因是什麽?前面两个暂不说,只说第三个,因为竟然在今天,我也从事着接近於老师的工作,世事真奇妙。

  小学生时代的我,虽然每天都乖乖上学,但总觉得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教室里的生活,真是浪费了窗外的蓝天白云啊,而且看到老师们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教着教科书里同样的内容,会不会太苦闷了哩?

  小小年纪,无知又爱思考的自己,内心暗下心愿,长大了,以不从事这三种工作为上。

  後来长大,辗转干过不同职业。虽然在大学,修读了被喻为助人的专业——社工,却在未毕业之前,已经决定,体制内的社工岗位,不是自己的人生志业,也曾当代课小学老师,也有一段时间,不断去不同国家旅行等等。

  偶尔,脑海中会再浮过小时候,思想未来志愿的历程。

  到了今天,更加感知到,世事一切的发展,不只是头脑控制的,而更多是心灵运作的引力使然。

  回到小学的我,在写完那篇作文後,有一天,自己在内心确认了一个简单坚定的,我的志愿。

  把快乐带给别人。

  在不断成长的历程中,我遇到过很多老师,有些是人类,有些是动植物或其他。

  也在一直探索快乐是什麽?

  快乐如何实践出来?

  一般人获得快乐的障碍在哪里?

  快乐的层次丶快乐的影响力丶快乐的智慧……

  然後,观察又体验到,人的快乐丶幸福感,其实,不在物质的拥有,也非外在的成就,是源於各种关系的平衡中。

  人与人的丶人与自然的丶人与自我的丶人与时空的。

  这些关系又是互为影响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可以说是常被忽略,而大自然又是最宽阔包容,可以帮助我们整理其他关系的,一条通向快乐丶智慧的道路。

  生活在地球上丶大地上,深深感受到大地的恩惠。

  也深深地感知到,唯有谦卑地向天地运转不息的自然规律学习,人类方有基本可栖身的幸福家园。

游历於时空之间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几个游历的片段——

  很多年前,我曾经在一次漫无目的的徒步旅行途中,认识了云南深山中摩梭族的一家人。路过的那次,萍水相逢,我只停留了几天便继续上路了,对於几天以来,他们真情的招待,纯朴自然的生活态度,留下了美好的印像。六年後,我再度千里迢迢重临旧地去寻访那户人家。这次停留了一个月。我住在他们家,白天参与劳动,赶集访友,黄昏时一起在木构建筑的四合院内,听着栏栅中的马牛猪咀嚼食物的声音,看着男主人在挥斧劈木准备燃料,和小孩子们追逐玩耍,和老人妇女晒太阳缝补聊天,晚上,唯一跟六年前不同的,是和他们一起看刚进入村庄的电视,而不是六年前在家屋火塘边围聚烤火聊天唱歌的情景。

  当时,家屋的女主人特别关爱我,虽然言语稍有不通,她常常都能够以摩梭族女性特有的幽默豪迈,用身体语言,加几句有限的汉语来给我说笑话故事,逗我开心。

  有一夜,家中几个小孩说可以带我去探望住在村中另一角落的亲戚。

  村里没有街灯,也没有水泥路,每间屋之间相隔也有些距离,每间屋的灯光几乎在外面是看不见的。

  已是入夜时分了。村中泥泞路凹凸不平,孩子们细心为我引路。或许是住惯少光害的地区,他们总可在暗黑的路上健步如飞,比我快很多便提醒我前面有水洼。

  天上繁星闪闪令我赞叹不已,叫他们看时,回答平淡而认真:

  “是呀,这里的星光很亮,但这里的人是没感觉的。”

  令我讶异是,如此一句话,出自一位沉默害羞的少年。是那样平淡而绝望的叙述。

  把我原本惊叹兴奋的心情扑灭。

  倾谈中知道,他要上中学了,但因为家贫而将要辍学。每次谈及这事,他的神情会立即告诉我,什麽是绝望。

  “如果不读书,我们家也不会有希望。”把头放得低低的少年,告诉我,一个属於少数民族又属其中更弱势的少数家庭的辛酸。

  漆黑路上,我沉默良久。

  其实,对於上学读书是否就等於能创造更好的未来,我心里嘀咕。

  眼看如今世界上越文明越高教育水平的国家,不见得人民就一定生活健康快乐或社会和谐,越多的灌输知识,如果没有同时重视品德的教育,没有正向价值观的培养的话,越多的知识就越危险!

  如今世界上的贫穷丶剥削丶环境污染丶甚至战争等问题,便是由最聪明受最高等教育的人引起的。

  当人们越认为自己拥有知识丶拥有金钱丶拥有某种地位时,便越容易产生骄慢横蛮的思想与行为。

  生於偏远少数民族农村的孩子,如果进入建制教育系统中受教,主流统一的教科书及城市价值的思维模式,往往容易令孩子跟自己本土的文化脱节,甚至越来越轻视那些祖先累积多世代而得来的,属於每个独特地区,独特民族的生活智慧……

  但愿这样的少年,完成学业後能反馈故乡,并且不会丧失自己的根源。

  另一次游历,在青藏高原措池草原的一顶牧民帐蓬里。

  一位藏族老奶奶在诉说:我的孙子都送去学校上课了,因为路途遥远,很久才能回来一次。现在所有孩子都规定要上学的,我也希望他能够学习到对他有帮助的知识,虽然家里放牧的人手是不够的,但如果对他来说读书是有助益的事,我也很愿意。只是,孩子自从去读书後,不单回来不愿意帮忙干活,更开始嫌弃我们从前的生活,什麽都说脏,什麽都说迷信,并且都不喜欢回来了,对老人也没从前尊敬,总说要离开这里。我心里矛盾啊,他懂的东西多了,却把我们原来的东西丢掉了。

  走进偏远乡村和当地人交流,听到他们对生活的渴望及设想,便有种感觉,自己似是一个,来自未来的人。

  他们当下的生活状态,有一些,是我似曾相识的经历。

  其实,当我们内在的生命没有足够的成熟,外在的知识及方法的学习,往往是徒劳无功的。有时候还会演变成概念之间的争斗,严重的还会演变成族群之间的竞争甚至战争。

无为而为

  对於各种知识概念和技能方法,我都持着尊重却审慎的态度。不论是自己学习或介绍给别人。

  这些年来,通过不断的摸索前行,检视反思,体证中修正,我把积累的观察及经验的总结,暂且都归纳在“情意自然教育”[2]这名称下。

  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有两种力量,一是知识的力量,发展学习完满,就成为智慧。

  二是感情的力量,累积融通足够时,便成慈悲或称大爱。这两种力量有充分的交融与平衡後,便产生强而有力的利他行动意志。

  “情意自然教育”的“情”是情感,“意”是意志。较侧重先启发人本有的感情与对万事万物关爱之心,也培养人的行动意志。背後更注重发展慈悲与智慧的平衡。

  不以知识丶技能主导,而在方法丶内容上,着重建立人与自然丶人与人丶人与自我丶人与时空之关系。

  修复对天地万物感通的心灵,是现代文明社会最急切需要的。

  多年来,我都说:其实真正的老师不是清水,真正的老师是大自然。

  一般人平常口里说的自然,可能是山川百岳,流云日影,阳光雨露,走兽飞禽,树木花草,这无疑是可见可触的外在自然,但还要加上另一不可见不可触之内在自然,才算得上是较完整的自然。此一部分之自然,或可说是中国儒家统称之所谓天,道家之所谓道,一种不能触不能见,却可化为内在精神之意志。

  此一精神意志,透过可见之自然物像来与我们交流丶沟通。

  即是说,花鸟虫鱼,日影流云,其实就是这位老师的语言文字,而她们的生活动态,则显现着老师的道理。人亦是自然之子女,既来自於自然,亦终将回归自然。我们向自然学习,自己亦是自然老师的其中一种语言。

  在自然物像世界的内外,藏着各种各样的道理。道:可比喻为智慧,理:则是知识。

  道与理不同,智慧与知识也很不同。有知识的人掌握物像之理,有智慧的人可穿透物像之理。

  如果反本溯源,人类知识从何而来?从书本?前人?经验?观察?现代社会充斥着各种各样分门别类的知识与信息:自然科学丶人文科学丶社会科学等等。数据丰富的人,不等於有知识,知识丰富,又不代表有智慧。如一个拥有大量书籍的人,不代表他读懂书中知识,掌握了书中知识,也不代表能把书中知识贯通生活。

  如果细心揣想,不难发现,几乎所有的知识,智能都源於自然。如果你相信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则人本身以及人所衍生的一切也都只是自然中一个小系统而已。而人类在自然中的观察丶探索丶生活丶体悟後的经验累积,便成为前面所说的各体系中的知识。

  换句话说,那些都是别人整理的二手知识。而,一手知识,就存在於你自身与自然之间。

  书本上记载的别人的知识,如果没有一再经过学习者的反思丶体验丶印证丶感悟,只能说:那仍是属於别人的,书本的数据,并不能成为真正属於你的一部分。

  所以说道,如果要认真学习,为何不直接向师祖——大自然学呢!

  卢梭[3]说:教育就是人丶自然与经验的组成。

  也许,每个人资质根器丶学习模式丶因缘际遇相异,并非人人会直接听懂师祖的语言,所以,才辅以学长们的学习笔记,只是别忘:勿陷入教条主义,勿失真忘本。

  情意自然教育理念的拓宽,拓深,也在这些年不断游走在中国各地的农村山野丶大中小学丶城市乡镇,不同地区文化的实践中丰富发展。把原来在香港的自然体验活动带领为主的方式,发展为更生活化丶更生命整全成长的体验。

  是透过在自然里体验中学习,把快乐的种籽,带给别人的方式。

  从外在自然的体验,更趋向内在自然生命丶灵性觉知上的提升。

  正如海灵格科学的创始人海灵格(Bert Hellinger)[4]本人所说:问题的解决方法,存在另一个维度上。

  而我深感共鸣。

  此话,不但可用在自然教育领域,还在各种现代问题,各种关系的不平衡引起的冲突中得到验证。

它既是教育,又不只是教育。
它既有技术,又超越了技术。
它既有理念,又不限於理念。

  情意自然教育,就是在另一个维度中工作的自然教育方式。

  唯有在这个维度中作出改变,让人类个体灵性层次上有所转换,真正持久的,慈爱智慧的力量才能生根发芽,继而推动更深的社会转化。

  道在自然里。

  我们只能顺应自然之道去工作。

  在现时,充满各种概念理论的世界中,我们并不缺乏见解,最缺乏的,往往是另一个维度的理解及谅解。最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各种概念间,各个宗教各个族群间在更高的层次中,有彼此看见的能力。

  上周听到一位刚从不丹交流学习回来的朋友分享,一位不丹大学的教授曾和大家讨论,教育是什麽?各地各人有不同见解,而不丹教授理解的教育是:“enable transformation”。国内同胞对翻译此词亦各有见解。我且把它翻译为“促进转化”。

  而这种转化,我相信,最根深的力量,并不在外头,而是来自内心。

  在过去一段岁月,很荣幸常受香港社区伙伴的邀请,有机会到访很多不同地域,尤其是不同的偏远山区,接触多样化的古老民族文化,让我有机会偶尔抽离自身角色,去看见更多样世界的困难与希望。

  也给自己生命,超越言语概念的收获。

  一切,以自然之爱与光,藉此文,致以真诚的感谢。


  1. 作者本名刘文清,生於香港东海岸的山林海滨间。童年在日光丶月光丶星光滋养下成长。二十岁时获得蓝色天空的感召,体证直接从自然中获得力量与智慧,从此立愿把生命交给自然交给教育,为人与自然重新连结的灵性成长而工作。热爱体验生活式的游历,尤其对古老的民族文化感兴趣。曾在青藏高原长期工作生活,接受藏族游牧文化丶神山圣湖的精神洗礼,影响至深。
  2. 情意自然教育(Affective Nature Education,简称ANE)源於1993年,清水由香港开始,和当时伙伴一起创办自然协会後,透过在地实践及不断探索,发展出来的自然教育方法,以应用美国自然教育家约瑟夫·柯内尔(Joseph Cornell)的流水学习法为基础,不以知识丶技能主导,而在方法丶内容上,着重重新建立人与自然丶人与人丶人与自我之关系,培养对天地万物感通的心灵。2004年始,清水把原来的三层关系扩展至第四层:人与时空之关系,并再简释了情意自然教育的核心精神理念为:“用情用意丶修复觉知的能力丶回归自性的自然教育。”2006年,清水开始以个人身份把这概念运用在中国各地区的人才培训丶乡村发展上。
  3. 详见《社会经济:另类生活中的空间抗争》一文。
  4. 伯特·海灵格(1924 - ),德国人,“家族系统排列”创始人。曾作为天主教神父和传教士在非洲祖鲁族地区生活近二十年。之後接受心理分析丶完形疗法丶原始疗法及交流分析等训练。在三十多年的心理治疗中,他发现众多个案皆跨越数代并涉及家庭其他成员,进而研究发展出集生命哲学丶系统论丶心理动力学丶应用心理学丶信息感受灵性催眠为一体的“系统排列”理论(Systemic Constellations),透过角色代表及互动呈现,探索问题的根源,并指出朝向解决的方向,帮助人们面对生命中许多困扰,回归“爱的序位”,使组织与系统回归“自然和谐丶有效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