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大自然的智慧
项目点: 四川丶重庆(川渝)

布衣生活 拐杖人生──社区减废的创意动能

肩带车缝中。(韦罗东/社区伙伴)

文 / 谭友昌 邹忠琼 黄丽骄(宁泰社区项目工作人员)

编按:

  四川省宜宾珙县孝儿镇过去曾经历垃圾围城危机,社区伙伴八年前支持当地推行垃圾分类计划。经多年努力,取得一定成效,居民对垃圾处理和卫生意识提高,并且明白有关努力能助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在後期更於垃圾回收後,把堆肥拓展至开发沼气池能源。这个项目继续延展,在垃圾分类之後踏出更多步伐,冀能进一步解决垃圾问题,同时引入可持续生活的理念。

   其中两个路向,是探索垃圾源头减量,以及在社区内可持续利用垃圾作资源,缔造循环经济,变废爲宝的可能性。项目人员多番探索可行措施,在苦思不果之际,惊喜遇见孝儿镇宁泰社区一位以缝补维生的残疾老头,头脑灵活一转,想出把大量废弃的纤维麻袋和裤子,变爲可让镇内农民受惠的资源。余老头的爱物惜物襟怀,既减少物质对环境的伤害,又爲他开创生计,在减废和实现循环经济中打出活路。

过程中,社区伙伴支援宁泰社区内的废旧衣服回收倡导教育活动,协同社区居民分类投放废旧衣物,搭建环卫工人收运垃圾时收集废旧衣服给余老头,同时筹集资源帮扶他家庭开展小作坊计划。

+ 击点放大图片
余保书。(韦罗东/社区伙伴) 余保书本为补鞋匠。(韦罗东/社区伙伴)
废弃的纤维麻袋。(韦罗东/社区伙伴) 废弃的衣裤。(韦罗东/社区伙伴)
用以加工废弃布料和衣物的机器。(韦罗东/社区伙伴) 肩带的内层物料。(韦罗东/社区伙伴)
车工後的肩带内层。(韦罗东/社区伙伴) 电动缝补机。(韦罗东/社区伙伴)
肩带车缝中。(韦罗东/社区伙伴) 背筐肩带制成品。(韦罗东/社区伙伴)

  没错就是老余头,就是余保书,就是他……

  我们不曾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走进这个身残志坚缝补王的布衣生活里,更没想过他以废衣改造的方式联结着社区里的每一个人。

  在我们轰轰烈烈开展在场镇的垃圾分类的时候,似乎大家的关注焦点都是河道的卫生丶街道的保洁丶垃圾如何分丶如何收丶如何运丶如何堆丶如何埋……

  可是我们最终发现末端越来越埋不动了,垃圾量大,且不能降解。火电厂运作时,因洗煤碳要使用麻袋装载物质,引致大量纤维麻袋废弃,场镇居民随即丢弃的衣物全部进入了填埋场。

  怎麽办……

物质渐丰富,尽情"要丶买丶丢丶埋"

  回记童年,物质匮乏,子妹衆多,谁家孩子不是一裤三洞,谁家孩子不是老大穿了,改改给老二老三,或者大方地赠予街坊邻居。如此这般爱人惜物,洗洗晒晒,缝缝补补又三年。

  可如今的时代,孩童独苗精贵,爷辈疼爱有加,新衣新物时常更换,大人亦如此。旧衣已无人穿,送无人接,时下的送者觉得旧衣不尊重人,接者有志更不愿接纳。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孩童出生,孝敬老人,自我形象设计都是买新的丶新款的丶当季的丶潮流的丶品牌的……外加国策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网购电商联网成片,地方物流频繁快速,乡镇的居民对於衣物的置办已是要……买……丢……埋……

  欲望就是这样滋生疯长着,原本社区里零星的几家缝补店也就销声匿迹了,桥头街尾的那几个补鞋匠也被市场挤压着伺机改行中……慢慢的无人送补,自然也就无人会补了……

  怎麽办……

  旧衣交换,换不走;旧衣送人,人不要;旧衣改造,技不精。就在社区伙伴的社区项目组所有人都在苦苦思索怎麽办的时候,环卫工人胡云宽说他收垃圾的时候,也会顺手收些丢弃的裤子,五毛钱一条卖给老街一个残疾补鞋匠余保书……

  於是2015年1月的某个赶集天,我们在老街上会见了他,他言语不多,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手摇式的补鞋机还绑在拉货车上没解下来。倚坐在长凳上的他默默地点着手中的旱烟,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腔着我们,娴熟粘着手中胶水修补开裂的女靴……

衣履新换旧,缝补人无以爲继

  我知道他生意并不好,嘈杂的老街也让我觉得这个男人并没有什麽特别,只是比起常人少了条腿,匆匆的问了几句废旧衣裤改制背筐肩带的行情,我们就离开了!

  直到7月项目组欲与他沟通更多的合作计划才走进石龙村走进他的小院子,房前屋後种满了蔬菜瓜果,圈里喂着几十只鸡,庭院里堆放着电厂的废弃纤维麻袋,堂屋左侧框里堆满了废旧裤子,凌乱有序,想必是勤快人家……

  时年60岁的余保书原是村里的打石匠,更是家里的顶梁柱。可30来岁时却不慎屋顶滑落摔断了左腿,截肢後的他并没有抱怨生活放弃生活,而是拄起了双拐跟随一位补鞋的老师傅学艺,由此开啓了他的後三十年的缝补生活。

  每逢农历三六九赶集天,就是他最忙的时刻,背着他的补鞋机走街串巷,一路吆喝,十年的缝补,生活才算泛点顔色……

  十年之後的十年,老馀发现补鞋的人少了,丢鞋多了,眼下的生活何以爲计?

  手巧的他尝试用麻袋与废裤改造而成的背筐肩带深受村民的喜爱,因爲这样的肩带结实耐用,舒适美观,不像之前的肩带都是粽绳与谷草,受潮之後就不能用,材料也越来越难找,由此,他开啓了新的方向──利用废旧衣物制作农村背筐肩带。

  人还是那个人,设备还是那台容易断针掉綫的手摇补鞋机,就是这样每月加班加点摇出一百五六十副肩带,拿去卖……

心念一转,废旧衣裤成恩物

  老余是个韧性而诚实的人,正如他制作的肩带般结实而富有弹性,知道我们要来,定要骑着他的三轮货车来接我们。与上次不同,这次他脸上挂满了笑容,言语也很多,看着堂屋里横着几台尚未接綫的电动缝补机,俨然已是个小型作坊。老余似乎看出我的好奇说,这三台电动缝补机,是前三天我背债(借钱)三千多从火电厂那边盘[*]下来的,以後打肩带可以省很多劳力,也能多睡会了……

  背筐肩带销路很好吗?肩带很结实吗?材料来源充足吗?你的精力顾得过来吗?……

  珙县丶筠连丶高县丶加洛丶攒滩的农贸市场现在都有我对接的批发点呢,三元一副送货上门,供不应求,远点的我每月一次性送300副,近的50~100也送,村民也可以拿旧裤子来直接换肩带……你是不知道火电厂生産过程産生的纤维麻袋太多了,社区居民丢弃的废旧裤子太多了,我把纤维麻袋材料做毛坯内层很受力,衣裤做外层包扎很舒服,如此配搭利用,一副肩带至少能背烂三四个背筐才会烂哦!

  现在环卫工人胡云宽每月能捡到四五百条废旧裤子给我,但还是不够,我还得在周边去收一点。绸缎的裤子是不能用的,车工不好弄容易断;白色的裤子制作的肩带不经脏也不受村民的喜欢;垃圾堆里刨出的裤子太脏也不行,我腿脚不方便,清洗成本太高;衬衣布料过短,制作的肩带有结疙背着不舒服卖不出……

  不过,现在农村用的喷雾器出厂时设计就有缺陷,肩带过细勒人不舒服,我也在尝试用衬衣布料丶裤子边角料等来制作喷雾器肩带出售……

减废环保,开创生计活路

  我想这样的废旧衣服改造,农民得到实惠,环卫工收到旧衣物低价卖给我也获得额外小费,你们社区垃圾也能减废,我也能找到生计的路子,贴补家用,互惠互利才能长久持续。

  我一个人精力肯定是不够,我老伴早些年就不在了,儿子在天津打工,孙子还小,还好有儿媳在家帮扶着,每月我还得清扫乡村公路拖运垃圾,赶集天就去街上补补鞋,虽然生意少但这个不能丢,丢了,补鞋的人就更少了……

  「丢了,补鞋的人就更少了……」

  老余的话始终在我耳边回绕,一连串的问题直扣我心底:我们到底丢了什麽,什麽该丢,什麽不该丢,丢了多少;什麽是垃圾,什麽是资源,什麽是技艺,什麽是生活,什麽是互助互利,什麽是城乡互动……

  面对着社区里的废旧衣服丶厨馀潲水丶电池电器丶玻璃塑料……

  我们真的需要更多的“余保书”来一起创新创业,如果你不是余保书,那麽你也一定有“余保书”要的东西,也请你参与分类出来,给予那些奋斗的人儿,社区会因你而不同!


* 中国大陆用语,即买下来的意思。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