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生态农耕
项目点: 广西

徐华朝——三年不知化肥价

「问我今年复合肥多少钱一包,我一概不知,好多年不要过了!」华朝说。

很多已经习惯使用农药化肥的朋友对有机种植不认识,很是担心:

「用化肥哪得嘿(吃)?我每一年都放轰八斤(上百斤)复合肥丶钾肥丶碳氨都没一定有好收成!更何况一斤都莫即(放)?!我没信咯。

莫即药水(化学农药),虫势浊死(虫子一定很厉害,猖獗),隔个八星期就莫眼台了(不用看了。被虫吃得差不多啦)。」

以前有些还处於疑惑状态的村民也会在路上见到我的时候跟我开玩笑:「大学生你较我地种那,有地麽(有没有)高科技丶怕更先进的药水丶肥料比(给)我地(我们)的话肯定没问题啦。如果不是的话真是莫得。」

……

纷纷扰扰,疑惑不断,嘲笑也不少,可是横县的有机种植还是继续坚持了下来。成果是最好的说服力。

「经过我们这几年的种植经验,我们可以睇(看)的出来有机种植同化肥种植出来的水稻的区别:化肥种出来的禾叶特别浓,特别绿,叶长凌乱,而即有机肥农家肥的禾叶特别短丶粗丶硬丶叶子颜色比较浅黄。」陈塘有机种植协会的徐华朝如是说。

包括三叉村在内的大部分有机种植示范的村民,都会很自信的告诉你,有机种植产量并不低,而且同样品种的米,用有机方式种出来的肯定要香丶软熟。比较多的一致评价就是:「比较有饭味。」

「不放化肥不意味着不放肥料,农家肥大把的当(挑),沤堆到田里喔。不用药水,就放鸭子咧,鸭子钻来钻去,边嘿虫边拉屎,肥田得很,还把的杂草踩死齐。种多地绿肥,田里头的泥黑齐(全部黑完),好若(软)。我地的产量比不上化肥杂优,但也莫算低啦,700斤的产量,常规种细米,可以啦。」

「你地莫喷药水,隔离(隔壁)喷药水,莫怕虫飞到你的田啊?」

「头先讲黎(刚才说了),只要莫用化肥,放农家肥,水稻是慢慢长的,叶片比较硬生地,颜色比较谈黄。用化肥的话,叶猛生丶特别长丶颜色浓绿,叶片也比较浓密,虫就比较爱嘿。是我地的虫飞到人地的田里头咧。哈哈……

有地人刚刚加入我地的协会的时候,莫是几信(不是很相信),偷偷地放化肥以为我地莫知,我地去田里头一睇就知咧。种着拱多年(那麽多年),大家基本上都睇地出来咧。有地人讲劲都莫相信(怎麽讲都不信),猛拱喷药水,我地一次都莫喷,结果我地大家的产量都差不多,又何必呐?呵呵,很多人都是不怕死。喷又是,莫喷也是,还不如莫喷(还不如不喷),是吗?

即农家肥肯定辛苦的,我地用大车拉,我养的猪又多,要几多有几多。农村就是更(就是这样),有种莫养很定(肯定)莫得地。讲到猪,我地鶏也是有机鶏那。上次我地试种有一个新品种桂农粘,消费者莫是中意几多,口感比较硬,我把剩下的全部用来喂齐鶏晒。我地的全部田都是种有机的,米嘿恩齐(吃不完),人可以吃,鶏鸭猪也可以。反正买(卖)不齐自己可以嘿。」

(注:以上大部分用语是横县当地的白话语,括弧内是标注的普通话音译。)
图片内容:陈塘村徐华朝夫妇在用拖拉机将猪粪挑到田里。

丁华明 (横县助理项目官员)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