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整全健康(过去项目焦点)
项目点: 四川丶重庆(川渝)

爱她爱的深沉——保育四川黑水滩河水生生物记

自愿组成的村民放生队准备把鱼苗放入河中。

文 / 王培(重庆市北碚区偏岩古镇居民组织丶黑水滩河生态保护组组长)
图 / 王培丶重庆公众河流环保文化中心

+ 击点放大图片
四川黑水滩河位置图。 黑水滩河流域存在的电鱼毒鱼行为,男子背着工具要电死毒死鱼群。
发现违法行为,移交政府处理。 自愿组成的村民放生队准备把鱼苗放入河中。
村民在河边放生鱼只。 发动群众清理沿河垃圾。
作者的团队身体力行以影响周边居民。 作者的团队在社区文化活动上进行禁止电鱼毒鱼的宣传。

  黑水滩河位於重庆市北碚区金刀峡境内,全程长5公里,是当地群众生活丶灌溉丶饮用的一条主要河流。几百年来,它孕育着勤劳丶勇敢丶热情丶友善的古镇儿女,那清澈见底的河水成群结对的鱼虾相互追逐嬉戏丶畅游,生活的无忧无虑。可惜的是这些场景,如今只能存在於老一辈人的记忆里。

昔日河堤绽放风采

  河堤两岸的百年黄桷树比比皆是,绿叶叠翠,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每逢寒暑假慕名而来古镇的游客,来作画的学生和教师,他们与优美的大自然融为一体,尽情抒发自身的感受丶描绘自己的美好人生与未来;就连那些小鸟也不放过这一美景,它们在河里啄食鱼虾,在枝上筑巢栖息繁衍後代。缺少了水族精灵的黑水滩河已不是其本来的模样,唯有老一辈亲历其自然美貌的老人们对其念念不忘,而年轻的一代还沉浸在其存在的表像中。没有了鱼虾蛙类的河能称之为河流吗?

  我们来看看这个过程是如何发生的。以人为中心的观念,唯经济发展使得古镇黑水滩河正面临着一场人类“战胜自然,征服自然”的可悲壮举。工业污染丶生活排污丶塑料类垃圾丶电鱼毒鱼炸鱼,网捕各种鱼虾等非法行为,让河中原有的水生物种遭到了灭顶之灾。一些水族种类早已灭绝,剩下一小部分白条鱼丶鲢鱼丶青蛙也成了人们桌上的美餐。逃脱不了厄运,残酷的现实正在暗示着我们一个有良知道德责任的人类群体,应该做深刻的反思。为了家园的新生,人文生态的兴盛,我们应该做点什麽,为创造一个优美的生存环境担当起自己的责任,贡献我们的智慧丶勇敢丶坚持与不懈。可能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这样的事情不该发生,甚至还要谴责破坏环境的人,但向政府反映过多次也无力解决。

痛心绝望处生起行动

  正在我们叹息痛心绝望之时,我们遇到了社区伙伴来到我镇调研与考察,在知道我们都很痛惜目前的现,鼓励我们发展在地的队伍来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於是我们申请了一笔小基金,组建成立了一个10人的民间黑水滩河保护组。虽然资金不多,但对於我们这帮想做事情的人来说是个极大的鼓励。团队成立以来,我们在沿岸设立举报点丶宣传牌,动员本地村民积极参与保护河流生物的活动。在夜间不定期巡查,通过群众举报抓获了一些在河里电鱼毒鱼的违法人员,将其工具收缴,送政府罚款处理,并对其说服教育,积极动员他成为保护河流鱼的志愿者。记得生态保护组刚成立时,抓了一名电鱼人员,我们把他工具收缴後,把他带到派出所。他开始还不服气,後来经我们生态保护组的成员宣讲电鱼毒鱼的危害後,电鱼者感到尴尬,也为这帮人的行为所鼓舞,於是不再捕捞,反而成为信息的提供者。在杜绝人为电炸捕鱼的同时,我镇一些群众自愿组成了一只放生队。他们把数十斤鱼苗投入到了河中,让它们自由生长。为了古镇险些遭灭顶之灾的水生生物注入新的血液。

深沉的爱卫保家园

  除了电鱼毒鱼这种行为,河流中的污染也是鱼类减少的重要原因,其中来自上游的垃圾是重要污染。为此,我们也积极加入到上游居民的宣传教育中,以身体力行的方式来影响人们改变污染河流的行为。我们捡过垃圾丶搞过文化活动,也在做一些传统文化的教育工作,希望从根源去思考如何解决我们身边出现的人与人丶人与自然不和谐的事物。

  现实中,很多人估计有这样的保护意识,但付诸行动却存在困难,我们期盼,我们是一颗希望的种子带动更多人的参与。对当地有感情丶对家乡有热爱是激起保护的动力源泉。我们将奉献我们的一腔热血,来保护我们的家园,因为我们爱她爱的深沉。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