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传统知识学习与创新
项目点: 云南

疑惑当下,再思传统——云南藏族村民探究物质丰裕後的健康问题

村民常服止痛片医治头痛。(斯南尼玛)

文 / 斯南尼玛(藏族,社区伙伴在云南省德钦佛山项目地区的核心村民)

编按:

  位於山区的云南省德钦县佛山乡近年随着经济发展,生活变得富裕,但同时村民身体健康状况却有转坏之势,常出现头痛症状,村民有经常吃止痛药的习惯,有的服药量颇高,有的长年吃药却无治效。爲此,社区伙伴协助村民进行社区健康调查,作爲探讨问题的一个开始。问题的真确因由及彻底解决方案也许还有待把各种涉事元素层层剥开,但村民们初步的省思,是疑惑传统生活方式的转变或是肇祸之源,同时再思结合身心灵健康整全元素的藏医药传统,循此探索出路。以下是参与社区健康调查项目的一名核心村民自述其对事情的观察丶推断及想法。

+ 击点放大图片
村民常服止痛片医治头痛。(斯南尼玛) 外来的垃圾食品,包括胶樽装汽水和炸物。(斯南尼玛)
藏医师到村子义诊。(斯南尼玛) 藏医师培训村医和农家卫生员。(斯南尼玛)
藏医培训活动完後,藏医师和农家卫生员等合影。(斯南尼玛) 村医给牧人做体检。(斯南尼玛)
 
农家卫生员给村民做体检。(斯南尼玛)  

  佛山乡地处山区,在海拔2200至3500米之间有人居住,现有村民约4000人。近几年经济逐步发展,村民生活方式慢慢改变──以前可能一个星期才吃到一顿肉,现在每天每顿可以吃肉;以前喝酥油茶,酥油可能放的很少,现在放的比较浓;以前逢年过节才可以喝酒,现在每天可以喝酒;以前几乎没有外来垃圾食品,现在天天吃。

  与此同时,却不知什麽原因,在各地社区头痛的比较多,很多村民经常吃止痛药,有些还每天吃5至6片。另外有些村民喜欢打吊针(把溶液注入身体,一般注入盐水,有的加入药物如抗生素),稍微有点不舒服就去找农家卫生员或者村医打吊针,有些可能要感冒了就去打抗生素,农家卫生员和村医爲了一点收入就给病人打。另外,居住在海拔比较高地方的村民,高血压患者很多,导致很多人因此而过世,有些半身不遂和瘫痪的很多。因此,在香港社区伙伴的支持下,我们佛山乡农家卫生员和村医做了一个社区健康调查,内容包括村民医药使用情况丶村民的经济生活调查,还有传统文化和传统物换物情况等,希望能提供资料协助探究问题。调查内容的细项,比如是一个社区有多少人丶每年有几个村民打过吊针丶有多少人在经常服用止痛片丶服药量多少及药品种类丶每个村子高血压的人数和比例;每年每个家庭的支出丶其中购买了外来的东西有多少丶购买本地生産的有多少丶过节和办婚礼时候的收支情况如何丶村民购买了外来的东西有多少丶村民自家制的食品和东西有多少等等。

  调查发现,居於海拔比较高的地方高血压人数较多,占4000人口的30%,大概1200人;每年打过吊针的人数爲70%;居於海拔比较高的地方的村民约占全乡10%,即约400人,有经常吃止痛片的习惯,主治头痛,有的是胃痛,有时看西医医生,医生也是处方止痛药,故村民慢慢变成自己购买止痛药,其中十分之三的人(约120人)每天吃3至5片药。

  村民的经济生活方面,一般而言,30%的收入购买了粮食服装和维修房子等,另30%购买啤酒饮料丶烟及各种外来包装食品及垃圾食品,馀下40%用於积蓄及购买农用机械。

  每年的春节,支出70%是用於购买外来东西,只有20%才是购买本地産物,更少至10%用於村民自家制食品或东西。因此我认爲,表面上看村民的经济和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但是生活质量和健康好像比以前退化。例如我们以前食用自己的农作物,或向本乡购买,食物口味较好,没用农药化肥,故感觉上对身体好。所以,我们农家卫生员和村医决定邀请传统藏医专家以及藏医师,培训传统藏医藏药的知识和传统医疗健康观念,有时邀请藏医师到社区培训村民传统藏医藏药以及传统保健观,藏医传统除了关顾病人的生理状况外,还观察其心理丶性向丶品德及行爲等元素,因爲这些都影响到精神健康。所以藏医观念认爲医治是表面和直接的一种方法,但是要根本解决疾病要从行善积德,知足,学习智慧等都是另一种方式治疗的方法。

  特别是从少接触藏医的老年人们,藏医给他们看病治疗时激动的流泪,其实有些根本就没有太大问题,天天依赖性吃止痛药,藏医师给他们看病讲道理,再给他们藏医的处方,後来有些真的就不用吃止痛药了。

  我们把社区健康调查的数据带到昆明医学院的专家分析,专家看了我们的数据,对村民经常吃止痛片大吃一惊,有的甚至吃了十多年,有些一天吃好几片。专家指出,经常头痛有可能是高原氧气不足所致,有可能是高血压,有可能是其它疾病,有可能是吃药上瘾;而很多高血压病者有可能是经常吃止痛片致病。如果天天头痛吃止痛药是根本治不好,会越吃越糟糕,肯定会引起其他疾病。专家建议经常吃止痛药的,一定要去监察肝和肾的功能,以及要看血压是否正常。於是我们再做一些调查,发现经常吃止痛片的,80%患高血压;但有关肝和肾㔹功能方面,目前还没有收到具体数据。

  做了社区健康调查以後,很多村医和农家卫生员也不随便给病人注射抗生素的吊针。他们认爲,爲了一点点收入搞坏了社区村民的身体,这也是在做恶业。他们尽量克制,又教育经常吃止痛药的村民不应滥药,同时进行社区保健宣传活动,宣讲垃圾食品和抗生素的危害。现在,又有生态农业实验户开始进行农药的检测活动,探讨使用农药带来的问题。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