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焦点
整全健康(过去项目焦点)
项目点: 云南

藏族农家卫生员对健康问题的省思与行动

藏族用草药黄色报春花可以清肺热及消炎。(申顶芳)

文 / 斯南尼玛(藏族,社区伙伴在德钦佛山项目地区的核心村民)

+ 击点放大图片
藏族用草药黄色报春花可以清肺热及消炎。(申顶芳) 藏族用草药紫色报春花可以消除肺炎和利伤口。(申顶芳)
藏族用草药鼠尾草可以治牙热病和肝热病。(申顶芳) 藏族用草药白芨可以止血丶消肿及生肌。
(申顶芳)
藏族用草药牛蒡可以解毒消肿。(申顶芳) 藏医在向布朗族村民介绍藏药知识。
(申顶芳)
卫生员们在宣传活动上推广健康知识。
(斯南尼玛)
婚宴中大量饮用外来饮品,对身体有坏处之外,还带来大量垃圾。(斯南尼玛)

  本人出生於贫困山区,因家庭条件不好,念书只至小学三年级便辍学在家,十一岁开始与跟随家乡的老居士学习传统文化及藏文,参加各种传统居士活动,後来跟迪庆州藏医院德青吉美老师学习一段时间藏医,二零零零年代初乡医院招聘乡村保健员培训,因爲我懂点藏医,又获村的领导小组推荐到医院学习,便当上了乡村农家卫生员。

  後来认识卡瓦格博文化社木梭老师,他培养我在家乡做传统文化保护活动,开藏文夜校及承传各种传统歌舞等,於是认识了藏族农村项目支持方社区伙伴。

滥用西药和中成药

  在社区伙伴的支持下,我在家乡还做一个互助精神的调查,在调查中发现,其实在这样贫困山区里的村民们这麽多年持续快乐生活,都来自於互相帮忙,比如我家这麽穷,如果是在城市或者是其它地方的话,生活肯定是很痛苦的,可是恰好生活在藏族山区里,是传统文化和互助精神持续了我们的生活。而在互助精神调查反思中发现,之前因爲我们的村子比较偏远,因此出现明显的少医缺药的现象,有些村民得病也得不到及时治疗。然而,後来有了我们农家卫生员之後,出现了另一种更令人担心的情况,由於农村医疗保险减免後西药和中成药药品很便宜,村民便滥用药品,有些甚至还没得病,感觉要得感冒或者有一点不舒服就去找农家卫生员打针,卫生员也爲了自己的一点利益就打抗生素,全村每年80%的人就打过针,滥用抗生素的现象非常严重。还有些村民经常吃西方的止痛药,并且还吃了上瘾,像吸烟一样,一天要吃5至7片去痛片和止痛散等,吃得更多剂量,便要吃更重的药才能见效。

滥吃外来食品导致垃圾充斥

  不单过度依赖药物,村民们亦非常依赖外来食品,特别是婚丧或者逢年过节时候,总多吃外来食品饮料丶啤酒丶各种垃圾食品等,而且在捡虫草和捡松茸时也带了很多垃圾食品到山上,於是严重污染了社区和附近的自然,也危害了村民们的健康。

  後来我要求社区伙伴支持我们乡村农家卫生员和村医,做社区健康调查,主要是药物使用情况调查丶药物依赖调查丶村民收支调查和婚礼收支调查等,还做一些短期的传统藏医藏药的培训,希望能够通过农家卫生员来改善目前的社区健康问题。几乎所有农家卫生员都参加健康调查,共18人。经过几年的调查和交流培训,有些农家卫生员确实改变了很多,很多农家卫生员明显减少滥用抗生素,并且还组织村民生态健康活动,比如巴美村的巴队小组农家卫生员斯那扎史,就在他的家乡做起了全村垃圾处理活动,在捡虫草和捡松茸的地方也做起了垃圾处理,村民自发减少外来食品和使用本地传统食物,还保护野生动物等。另外,巴美村吉卡小组的农家卫生员此里取宗,组织妇女在社区里捡垃圾和垃圾分类活动,村民亦交流外来食品危害健康和污染环境等问题。古水的农家卫生员说,她现在很少给村民打针,有些村民还生气,批评她不像以前一样勤快,于是她跟村民解释,不是我不愿意给你们打针,针打多了对你的身体有害等健康宣传。

  我的恩师德青吉美老师和佛山乡医院藏医格茸的短期培训後,农家卫生员们还懂一点藏医的初步道理及常见病的治疗,比如说感冒了,就不用以前一样直接打针,我们可以用熬藏草药等传统的方式治疗。还有些常吃上瘾止痛药的村民,我们跟他们交流後,有些村民戒掉止痛药一个月左右就不再头疼了。

滥喝啤酒

  我们亦关注村里过度饮用外来啤酒的问题。来自巴美村委会的格中小组,在婚礼里喝啤酒饮料很厉害,拿2斤容量大的碗里倒啤酒饮料来乾杯,非常恐怖,迎亲和送亲的人婚礼过後都会大病一场,村民都觉得不好,但是这好像成了风俗或习惯一样,很难改变。我们的农家卫生员追查婚礼收支调查後发现,他们有一次婚礼礼品收入是25000元,支出近20000元,其中三分一是购买啤酒和饮料,後来这些数据反馈给村长,村长组织全村讨论後,邀请上师鼓励很多男人戒酒,并且规定婚礼里不能像以前一样喝饮料及啤酒。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