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與人 —— 連結與轉換

2018-11-06
2018年10月,貴州三寶“土地倫理”工作坊期間,斌哥把單面使用過的紙裁成小張再利用,隨時記錄各種重要的感悟。

文/鄭廷斌(臺灣政治大學法律系學士,美國德州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環境研究所碩士,無痕山林運動高階教師,現任職臺灣希望青少年多元適性發展協會秘書長,中學高關懷班與多元班外聘講師。)
圖/貴陽黔仁生態公益發展中心

編按:土地倫理——從傳統文化學習自然之道

        現代化對傳統村寨一大衝擊就是對自身文化的不自信。這種不自信讓人容易擁抱主流文化中人定勝天、征服自然的觀念,但這些觀念卻是當前生態危機的源頭。常跟外界打交道的村寨青年,更是容易陷入文化身份認同的混亂中。重新認識自身文化中與自然相處之道,既是一種尋根,也是青年選擇生活方式的立足點。

        社區伙伴有幸遇到來自臺灣的鄭廷斌老師(大家更習慣叫他“斌哥”)。十五年前,他跟臺灣泰雅族的朋友成立了泰雅獵人學校。斌哥深信,傳統村寨之所以能存在這麼長時間,一定掌握了跟土地及動植物相處的技能、知識和倫理法則——斌哥稱之為“土地倫理”。創立獵人學校的原因就是為了協助傳承和分享狩獵文化。斌哥自身的經驗,加上他熟稔生態心理學、自然療愈、無痕山林(LNT)等體系,讓他成為與村寨青年探索當地文化的合適人選。在斌哥眼裡,地球所有地方都是相連的,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一個地方好,沒有用,要多數地方好,社會與世界才會有希望。”囙此他願意多次來到中國大陸,與年輕人分享土地倫理。

        本著尊重當地文化和因地制宜之信念,每次斌哥都會跟當地人重新設計戶外體驗路線,也讓他們當活動助教。本地人熟悉自身文化習俗,斌哥則提供了土地倫理的視角。營員邊走邊學。一是向傳統文化學習:行前寨老的祝福、村寨指路碑、葬牛文化等,斌哥都詳細解釋那是如何體現當地人對萬物的尊重與敬畏。二是向自然學習:透過晚上獨處、赤脚行走、多角度觀察自然等環節,營員打開身心傾聽自然的教導。三是向同伴學習:營員分小組準備戶外露營和一頓需用火煮食的晚餐,從食材選擇、廚餘處理、篝火處理等環節學習“最低衝擊原則”。

        在過程中,斌哥扮演著“橋樑”角色。他靜心傾聽大自然的聲音,感知大自然想要展現給參加者們的一切。跟著斌哥一起走,會發現他總能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方,做合適的事情;一切都是那麼自然。斌哥說:“面對自然需要從過客逐步轉為‘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的融入。”他帶領工作坊時就在言行身教。

        在斌哥戶外體驗課後,貴州本地合作團隊引導村寨青年挖掘自己村寨生活中的土地倫理,如:採摘時采大留小、生態的農耕管道、信仰支撐的護林管道等。這些都呼應著斌哥常說的話:“看不到、聽不到、摸不到,並不代表不存在”、“够用就好”。在本地合作團隊持續推動和支持下,村寨青年也行動起來。一比特營員以當地婦女和孩子為對象,在村寨組織了無痕山林野炊。一些農村社區工作者則把活動設計和內在精神融合在他們的工作中,帶入更多探索人與土地關係的視角和討論。

        在土地倫理的指引下,青年人正在尋找村寨永續未來之路。(文/鄧巽婷  社區伙伴項目官員)

        “人生沒有偶然或意外,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認同這句話,但是也明白,“人生是自由意志與選擇的結果。”這兩句話都是這幾年在分享時我常說的。

緣起

        多年前我曾帶領臺灣荒野保護協會的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簡稱LNT)戶外工作坊,後來其中一位伙伴到北京自然之友1工作,建議自然之友的自然體驗師培訓應該要有無痕山林的種子(初階)講師培訓。由是之故,2011年我和徐銘謙2在北京培訓了中國大陸第一批的無痕山林種子講師。沒想到當初埋下的種子、點燃的一把火,這幾年散播到中國各地,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勢,後來更與自然教育及其他領域相結合。

        曾有朋友問我說,要做多久才有成果。我說,至少10年,10年才可能有初步的成果,而至少15-20年才可能看到影響的結果與改變。當初我跟臺灣泰雅族獵人阿雄走了10年,成立了泰雅獵人學校,至今已經15年了,路還在繼續走,雖然走得辛苦,但是我們明白,有形無形散播出去的種子及影響無可限量。

        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3在《種子的信仰》這本書寫了這麼一段話:“雖然我不相信沒有種子的地方會有植物冒出來,但是,我對種子懷有大信心。若能讓我相信你有一粒種子,我就期待奇迹的展現。”我們就是努力去做,去埋種子,何時發芽不知道,可能3-5年、10年或20年,也可能永遠不發芽,但是我相信只要埋下種子,做就有機會,不做永遠沒機會。

        教育本來就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成功不必在我。

        一位人類學家曾說過:“千萬不要輕視一小搓有想法有毅力的人,他們可以改變世界。事實上歷史的改變皆是如此……最重要的是個人的投入,唯有個人的投入才能改變社區,也才能將影響擴散到世界……只要我們找到個人的使命和呼喚,一個人能發揮的力量是無窮大的。”

地球人概念

        我們都是地球人。

        世界各個國家與大陸在大海裡面,都是彼此相連結的。一個地方的污染物,會飄散及影響到其他國家或區域;病毒或傳染病也會藉由各國往來的密切而迅速傳播散開。個人意識與思想,也會形成區域、族群、國家及人類的集體意識。全球人類真的是禍福與共。

        你們來到我的地方,這邊是地球,你們回到你們的家,那邊也是地球,你照顧好你的家鄉就是在保護我的家鄉,因為地球每個地方都是我們的家,我們都是地球人。

應“召喚”散播種子到中國各地

        2011年在北京培訓,夜晚和朋友坐著聊天,驚見兩股氣流的對抗。我明白,萬事萬物反映人心與社會現象。或許北京歷史古都尚有待解的問題,而我該是時候到其他地方去了。基於個人的理念,我寧願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一個地方好,沒有用,要多數地方好,社會與世界才會有希望。囙此這幾年在中國大陸各地跑了不少地方,每個地方我幾乎都是第一次去,人生地不熟的,但是我也明白為何會到那邊,都是事出有因。

尊重、謙卑及本土化

        這麼多年帶活動從來沒出過事,並不是因為我多厲害,而是我很有禮貌、很謙卑地尊重在地的一切。每次活動我必會帶領大家追隨傳統,用當地釀的酒作儀式,呼喚“大地之母、山川眾神、萬物之靈、及過往的祖先與人們”,除了保護我們一切順利平安外,也協助這些夥伴,做“對土地、對環境、對萬物眾生、及對人類有益的事情。”

        “協助無所不在,力量無所不在”。

        有人說我的培訓比較不一樣。事實上,無痕山林戶外環境倫理的部分只占培訓的約1/3而已,我會將生態心理學、土地倫理、自然體驗及輔導青少年的經驗全部加進來。無痕山林的“七個原則”4是建議而非教條,重點是因地制宜,跟本土的智慧作連結。基本概念就是“尊重”及“最低衝擊原則”,另外,我加上了臺灣原住民的智慧“够用就好”。

        萬法歸宗,其實所有的道理到最後都是一樣的。

        有朋友建議也問說,為何不多留些時間在中國大陸各處分享。我說:我能有今天得益於多年來在臺灣山林的感悟,以及跟原住民的接觸與學習。板塊運動形成的臺灣充滿了巨大的能量,而這一切啟迪與滋養了我,讓我有能力帶到各地分享。此外,在臺灣我是在做(問題)高關懷青少年輔導,看到大多數的問題都來自於家庭,孩子成長只有一次,我不能做一個缺席的父親,囙此努力在理想、工作與家庭間取得平衡,而家是最根本的。

        多年來在中國大陸各地培訓與推廣,表面上是夥伴邀請我過去,但是實際上我明白是土地召喚要我過去的。曾經想過我何德何能,為何是我,但是這幾年明白了,這也是此生我來到地球的使命:“扮演橋樑與連結的角色,協助連結人與土地、人與自然、人與萬物眾生、人與人,以及人與超自然(靈性)的任務”。

人生的另一個彎——土地的召喚與靈性

        多年未到北京,因為北京人才濟濟不缺我一個,許多有經驗有能力的夥伴在此,我必須尊重他們以及他們的領域,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也沒那麼厲害”。2017年,我又來到北京。原本拒絕北京夥伴的邀請,但是突然某夜,一股强大的力量衝擊我的內心要我過去,於是連夜回復答應。可是心裡一直感覺納悶,要我到北京真正原因為何,後來,終於在北京關外的冰山梁與燕山學堂明白了。

        以下是回來後的記述:

        “車離開北京也過了長城,進入松山的山區,我一驚,這不是明末大將袁崇煥屯兵屯田的廣大區域嗎,內心約略有底了。沿途經過農村的古城門、看到烽火臺以及殘長城……

        培訓開始的儀式,我加上了請這邊的亡靈們,‘過去已經過去了,放下難過、哀傷與憂愁,跟著光跟著音樂到他們該去的地方’等字句。除了呼喚請求這邊的土地、山川眾神與萬物幫忙外,也是集齊這次參與者的正向意識與能量。

        夜間獨處,一些人閉眼都能感受到脚步走動或奔跑奔騰(他們許多人也是不相信或從未遇過)。之後的一堆篝火,是更進一步的祝福與協助,也是大家的圍坐分享及交流。撫慰憤恨孤寂飄蕩的心靈,相信對人間及對社會都有幫助。

        離開冰山梁前,我在古城門前跟大家講述過往的歷史。人要記得歷史、要撫慰歷史、更要放下歷史,人心才能從滯涸封閉中釋放出來……

        在燕山學堂後方長城的烽火臺裏,我舉起酒碗,‘他們’蜂擁而至讓我內心激動與碰撞,久久無法言語,他們的苦楚孤寂我能理解,或許也是許久沒有人還記得他們,更不要說祭拜祝福他們。

        在日夜溫差大、險峻山脊稜線間構築長城,真的是一頁心酸史,更不用說造成許多家庭的悲劇。

        人生轉變迄今,許多的任務連結與分享交付,我當盡力而為。如果能囙此讓土地、讓自然萬物、讓人類社會更好,那也值得了。”

資訊傳遞者的角色

蘇州同裡濕地公園:

        “露營場旁就是一片森林,黑暗中穿過森林走回步道,我的感覺來了,森林的氛圍與靈氣給我信心與力量。

        第二晚我選擇在森林中的大樹下露營。帶完夜晚森林中簡短的獨處後,我跟大家分享,面對自然需從過客逐步轉為‘我就是自然、自然就是我’的融入,無痕山林與環保是需要真正地愛自然、視土地為媽媽、萬物為兄弟姊妹,才有實踐的可能。

        是夜,躺在大樹下看著在風中搖晃的樹稍,大樹穩重的屹立護衛著我,直到我沉沉地睡去。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醒來,似乎是調皮的精靈穿過帽子撥弄著我的頭髮,讓我神經緊繃。沒過多久,又像是一隻狼或貓科動物,溫柔地覆蓋在我的腰間,就像是在撫慰著他的孩子一樣,讓我全身放鬆直到微明天亮,睜眼看著樹稍上搖晃的樹枝。”

雲南高黎貢:

        “去雲南前的感覺,是如此的不同與强烈。我信任與臣服宇宙天地要我做的事情,以及給我的感召與學習。

        整天的下雨,讓保護區人員擔心下雨在山上露營會有狀況。我告訴他們不用擔心,戶外培訓將會是好天氣,我也不知道信心從何而來,但就是內心平和地相信。

        一早雲霧逐漸散去,露臉陽光逐漸照耀山林大地。獨處的夜晚,更是明亮月光照耀有如白晝,星星也在周圍閃耀著。月亮星辰的宇宙能量,以及高黎貢群山都在協助著我們,恩賜如此廣大讓我感動。

        細雨開始飄下,催促著課程即將結束的我們,回到營地進行篝火點恢復原狀的處理,處理完畢雨才開始變大,宛如協助土壤植被的復原。

        彩虹卡傳遞給大家天使的訊息,我跟這些勞苦功高守護地球生態的夥伴們說,只要是對土地、對自然、對萬物眾生、對人類有益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宇宙天地將會給我們一切的協助,這兩天已經證明了。

        我深深地感動與感恩,天地萬物及此地的一切存有,證明了我相信與所說的沒錯,經此一役心中再無懸念了。”

雲南昆明石城“在地自然學校”:

        “山頂有兩根柱子也有老墳,兩根石碑上的字,早已經被歷史與風雨侵蝕得看不清了,看著一個被挖掘的盜墓,像數個隆起小土堆的墳,早已經被世人遺忘……突然我有個感覺,我是被召喚來為這些墳作協助與祝福的。

        下山半途遇見獨自居住的老爺爺,我有個感覺,我是被召喚來在老爺爺有限生命中,協助跟這群有心的自然學校夥伴做連結的。

        在老爺爺房後我分享道:這是漢人傳統也即將消失的‘土地倫理’——流血流汗自給自足,跟土地萬物有最深的互動,包括房子及大部分用品與食物,都來自土地,未來也將回歸於大地,對後代晚輩是如此親切的照顧與帶領。80多歲依然是個典範,傳遞資訊給後代晚輩,教導我們如何生活,如何好好地活著。

        在古墳的碑前,我用當地的酒祭拜完,念著所寫的祭文——淩晨被石城回族伊斯蘭教晨禱喚醒文思泉湧所寫的:‘感謝你們曾經做過對人類美好的事情,請放下你們的遺憾、憂愁、憤怒與煩惱,跟著光跟著音樂到你該去的地方,讓宇宙大靈(上帝)、大地之母以及山川眾神來協助你們,我來了,我們懷着愛與善的夥伴來了。’

        我終於明白,原來山千里迢迢把我從臺灣叫來,是要我帶領這群在地以及各地來的夥伴,協助連結人與土地,學習在世老爺爺的典範,以及對亡生者的超度與祝福。培訓只是過程,人與土地、人與自然萬物的連結才是根本。”

貴州南江:

        “氣候與天氣事實上是受到人的意念與情緒所影響的。在中國大陸乾燥地區作培訓或參訪,卻偏偏陰雨不斷。雖然外相帶給我們不方便,但是我明白這是內心的意識召喚來的。而潮濕地區的培訓,帶給我們都是好天氣與極為順利。

        賽斯(Seth)5說:‘你的思想就像花一樣,開成了你生命中的事件。要想改變你的經驗或其任一部分,你都必須先改變你的觀念……氣候,那是你們每個人個別的反應彙集而成的結果。’

        戶外培訓當天淩晨又下了不少的雨,早餐時我望向天與山,除了呼喚賜予我智慧、能力與力量來協助他人外,也期待給我們好天氣,晚上能有滿天星空與月亮。之後我們就放下不再去思考了,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山裡面天氣愈來愈好,下午竟然是無雲的太陽天氣。夜間獨處時,雲霧逐漸散去,星空出現,生篝火分享時滿天星空呈現。深夜睡覺時,明亮的月光照耀著我們,淩晨,溪穀山嵐雲霧升起變幻,美極了。第二天下午的靜默,下了點小雨又停了,直到我們結束回到民宿。天氣與外相,一切都依照我們的想望來安排。

        “世間萬相皆由心生。外在世界無有一理不是源生於內,也無有一動不是先發於心……你專心致志在什麼上面,你就得到什麼……要知道自己心裡有什麼感覺或思想,造成你們實相的就是這些東西。將精神集中在那些能為你們帶來理想結果的思想或感覺上。”

臺灣哈盆:

        在臺灣舉辦高階培訓,是希望能夠讓夥伴們看到臺灣本土及原住民的土地倫理,以及來自美國的無痕山林如何跟本土的智慧連結,更重要的是感受臺灣這塊土地的氛圍:

        “上山培訓前,獵人阿雄用米酒帶領我們作儀式,告知與祭拜泰雅祖靈。我跟這些朋友說明,過去高山族的生死以及生活的一切,都是跟土地與萬物有很緊密的連結,囙此透過祖靈,去感恩與連結土地萬物。

        第二天,我先行在三叉路等大家,遠遠聽到他們聊天談話的聲音。突然一陣風起,瞬間我意識到樹梢間,有很多看不見的東西往聲音的方向過去,我直覺那是山中的‘精靈’。精靈探視完又回到各處,我明白他們知道我知道他們。

        晚上在溪穀步道深處,我又做儀式召喚山川眾神、大地之母與萬物之靈,籲請協助與保護,現在及他們未來的努力。

        各處的連結與協助無所不在。我回復西安的老師說:‘在每個地方都感受到土地的美好與照顧,人心的良善與愛,西安與秦嶺更有先聖先賢的加持,謝謝你。’

        環保與無痕山林是量的問題,萬人登山與萬人路跑等大型賽事,我們是抵制還是進入協助?若我們能進入影響與協助,能影響的量與創造的效益是很可觀的。

        不要變成敵人,變成敵人,只會激起更多的對抗,在人心間築起更多的高牆,有時甚至是對方要刻意激起我們的憤怒與對抗。

        用愛、善良與勇氣來面對這一切,要成為朋友才可以溝通交流,讓我們大家做朋友吧。

        Ben分享了HOPE:HOPE就是Help Other People Everyday,不斷地去協助他人,任何人,這就是散播愛與善的概念。

        我分享四句話:當覺得世界不好時:1、用愛而不是恨來看待問題;2、讓自己成為你想要在世界上看到的改變;3、用善良與勇氣來面對困難與挑戰;4、就算遇到不能解决的問題,也不要連讓自己快樂的能力都沒有。”

結語

        美洲原住民說:“碰到可怕的遭遇時要說‘謝謝你’,因為那裡頭一定有個什麼教訓。”

        臺灣已故聖嚴法師6說:遇到人生的課題時,“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他。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相信‘相信的力量’。”

節錄寫給伙伴的話:

        “療愈土地,也將療愈你的身體與心靈,同時帶給你希望與力量。

        大靈(佛菩薩或上帝),土地媽媽與動植物的靈,透過我的嘴傳遞訊息給同學,個人再從經驗與領悟中做解釋。這個過程中,我的感知與靈性震動頻率大幅提升,甚至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

        當你難過、困惑、生氣或充滿壓力等情緒垃圾時,去聆聽風吹過草木的聲音,水聲,動物的聲音,聞聞草葉花香等大自然的味道,赤脚感受土地媽媽的體溫,讓自然與靈性卸下你心中的垃圾,撫慰你的身心,讓關懷、無私、包容與愛進到你的心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很願意協助我們的,只要你願意擦亮與打開你的心,影響與改變就開始了。

        改變自己,就是改變世界的開始,當你開始改變,力量與協助將源源不絕。影響正在進行中,社會的改變在不久的將來即將到來,我們一起努力。”


1、自然之友,成立於1994年,是中國成立最早的全國性民間環保組織,致力於通過環境教育、家庭節能、生態社區、法律維權以及政策宣導等管道,重建人與自然的連結,守護珍貴的生態環境,推動越來越多綠色公民的出現與成長。

2、臺灣“手作步道”宣導者、臺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

3、亨利·戴維·梭羅(1817-1862),美國作家、哲學家、超驗主義代表人物,廢奴主義及自然主義者。其思想深受愛默生影響,提倡回歸本心,親近自然。1845年,在瓦爾登湖畔隱居兩年,自耕自食,體驗簡樸和接近自然的生活,以此為題材寫成長篇散文《瓦爾登湖》,成為超驗主義經典作品。

4、“無痕山林”七原則:1、旅行前做好充分的計畫與準備;2、在可承載的地表上旅行與野營;3、恰當的處理垃圾;4、將發現到屬於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回歸原狀;5、降低營火對自然的影響;6、尊重野外生物;7、尊重其他旅行者的權益。

5、賽斯,國際心靈導師,1963年透過美國女詩人珍.羅伯茲(Jane Roberts)進入通靈狀態時,口授其教導,並由她丈夫羅伯特·布茨(Robert F. Butts)逐字紀錄,傳世為賽斯資料,其內容涵蓋心理學、超心理學、物理學、醫學等範疇,開啟了新時代運動(New Age Movement)。

6、聖嚴法師(1930-2009),佛學大師、教育家、臺灣法鼓山的創辦人,致力於提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以教育完成關懷任務,以關懷達到教育目的。著有《正信的佛教》、《信心銘讲录》等。